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離地之城

【文:王天仁 / 图片提供:王天仁】本文轉載自六月號(vol 49)《△志》

早前先後開通了三個新的港島線港鐵車站,遠在仍未動工、只聞樓梯響之時,該一帶地段便早已隨著地產財團的催谷而變天,逐漸形成所謂「離地」──即距離現實生活太遠。以堅尼地城一帶為例,本來是個較舊的區份,樓宇、店舖,甚至街坊的年紀也較老,但随着老店被逐,社區洗牌,民生小區頓成炒賣浪尖,脫離一般市民能負擔的實況,因而惹來網民「堅(真正之意) 離地城」的諷刺。不過小弟有感而發的,是「離地」的第二個解釋,即物理上真的離開了地面之意,焦點也不在港島區。

被消滅的街道

街道,從來是城市規劃和文化研究的重要一環,臨街櫥窗的色彩、轉角cafe的香氣、出爐麵包的熱烘、碰面閒聊的街坊、川流不息的行人,既構成了有趣的人文風景,也交織出城市的肌理,慢慢凝聚出一份社區情懷和歸屬感。例如小弟以往居住了近廿年的大角咀,和現在筆者仍時常蹓躂的灣仔修頓球場附近,還帶著可堪遊走和發現的況味;然而更多的社區在政府和地產權貴的協作下,以方便居民之名,行消滅街道之實,特別是新界的新發展地區和將軍澳、調景嶺一帶,連荃灣、九龍西的填海區(即奧運站至九龍站一帶),無一倖免地成為了只有無盡天橋和倒模商場的「離地之城」。「唓!我住響度都不知幾方便,樓下商場咩都有,由地鐵站返屋企,太陽晒唔到,落雨又唔使擔遮,個會所又豪華,你哋住唔起係度葡萄我哋之嘛!」其實「咩都有」背後所失去的,或許超出我們想像。

溫水煮蛙式的被操控

地鐵 + 天橋 + 大型商場暨私人屋苑,早成了香港發展的主調,由交通網絡開始,住進去的人除非是駕駛者,否則每天行走的路徑幾乎已被劃死,由早上開始到下班甚至假期,行的、吃的、穿的、用的,甚至呼吸的(可沒有誇張,現在不少商場或大型連鎖店是有特定氣味作為Branding一部份的),全都在各大財團及旗下管理公司操控之內,商場內九成以上的商店,也是和他們有業務往還的其他財團,所以其服務對象絕對不是該區居民,而只是一盤數字和上頭的決策,例如每隔一段時間就勒令場內店舖裝修、換位,甚至換進別的品牌,無論喜歡與否,能幫襯好幾年的舖頭少之又少,就算有,連鎖式經營又如何建立街坊情義?連打工的都隨時被調舖…想買本新出的公仔書?想嗒番碗糖水?想食碟鑊氣小炒?夜晚想搵地方坐低同街坊吹吓水?唔好意思,個屋苑比較高級,無呢啲嘢!

終極陰謀論

上述的影響可能只是小菜一碟,但推演下去,愈來愈多老死不相往來的鄰里、無歸屬感的社區、被管理在不同樊籠中的人民、集慣了衣食住行都早被篩選的生活、沒人能當老闆經營小店的環境、潛移默化下人人相差無幾的樣板式生存,個人意志、自由發展等被磨蝕,最後只會對誰有利?大家心知肚明──當權者!!!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19,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
Apr 13, 2018

【雕文嵐女】女人怕怕

每年三月,總有不少女性藝術家專題講座。 今年,蔡仞姿、何倩彤和我作為部份受邀研究對象的藝術家,分享三種各異的藝術成長經歷。同一場合,還有研究...
Mar 28,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1)

近日「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其中一件巨型畫作《時差》被禁展出,皆因法藉華裔作者胡嘉岷及妻子Marine在這幅大畫中畫了一張空櫈,櫈的設計款...
Mar 21, 2018

【仁云亦云】藝術大爆炸只是密集而已?

二月,一來較少日子,二來農曆新年假期佔去了不少日子,大部份人都會參與不同的親友聚會,所以藝術文化界普遍較少在二月期間舉辦矚目的活動,加上好戲...
Mar 14, 2018

【創作雜記】學樂理有用嗎?

在讀書時期和剛畢業後當過一段時間的樂理導師,主要是教坊間流行的五級和八級樂理,也偶爾教過一些較高階和深入的。在香港,我們說「學樂理」,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