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仁云亦云】又見人龍

本文轉載自六月號(vol 60)《△志》

聽到博物館這三個字,不知大家第一時間會有甚麼感覺?是知識的寶庫?是大開眼界的場地?還是悶出鳥來的空間?無論如何,比起商場或戲院,博物館在香港該不算是熱門的假日去處,甚至小弟懷疑有多少香港人能準確說出文化博物館和歷史博物館分別位於哪兒,有無人知道海事博物館和海防博物館是兩所不同的博物館;藝術館已展開翻新工程而閉館了,你又知道嗎?太空館呢?多少年沒入過去了?可見博物館和大部份香港人的關係並不密切,但為何一年到晚總有些時候,特別多人突然想前往參觀博物館?甚至出現罕見人龍輪候入場?

貴嘢咪執輸

無論是甚麼館,即使免費入場也不一定能吸引大家前往參觀,但如果展覽冠以「國寶」、「大師」、「殿堂」等名字,甚至直接標榜展品價值連城的話,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總是很容易便能變身為城中熱話,甚至連娛樂圈藝人或名流紳士之輩都會把展覽掛在口邊,在社交媒體上固然要表示到過展覽欣賞作品,更要說說自己好喜歡某某藝術家或作品等等,刻意地製造不經意流露涵養的機會。至於一般大眾市民,人去我去、貴嘢咪執輸的亦大不乏人,不用買機票飛往外國就能「朝聖」,何樂而不為?但為何不是「國寶」或「大師」,大眾就沒興趣入場?展品不屬天價的話,是否就不值一看?

為何總是印象派?

最近因一年一度,名為「法國五月」的藝術節而來港展出印象派大師莫內之十七幅作品,早已成媒體焦點,網上相關的褒貶文章、甚至「偽評」(即欠缺實際理據,純口舌之欲的疑似藝評)已多不勝數,小弟無謂東施效顰。換個話題,筆者有興趣想想,為何在香港談到法國藝術,總是印象派?為何每次印象派來港展出都見人龍?話說二OO五年香港藝術館亦曾展出印象派名作,那次展出的作品有四十多件,涵蓋的藝術家亦更多,媒體標榜是價值逾五十億的作品,入場人次逾廿萬,平均每天入場人次五千人,十多年後的今天雖展出作品少得多,但盛況依然,原來香港有這麼多印象派fans?

反叛的法國藝術

或許因印象派的作品老少咸宜,內容直接易懂,加上學校多年來都必然會教到,得以成為大眾寵兒;不過印象派在藝術史當中具有的份量,除了因技法和風格上帶來的衝擊,還帶著挑戰當時藝術界線的反叛,當繪畫不再是躲於室內的閉門造車而是戶外寫生;描繪的對象不再是皇室貴紂而是尋常百姓,繪畫的可能性因而拓闊。扯遠一點離開印象派,再後來的美籍法裔藝術家杜象(Duchamp),更以一個簽了名的男廁尿兜,為世界帶來現成物(ready made)、甚至概念都可以是藝術的新一頁。所以,欣賞法國藝術作品之時,更要思考世界的種種進步和可能性,或許都是出於種種想當年被視為叛逆的思想和行徑。今天大家認為是「搞搞震」的事情,他朝能成就到甚麼,在印象派的筆觸之間,可有露出端倪?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19,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
Apr 13, 2018

【雕文嵐女】女人怕怕

每年三月,總有不少女性藝術家專題講座。 今年,蔡仞姿、何倩彤和我作為部份受邀研究對象的藝術家,分享三種各異的藝術成長經歷。同一場合,還有研究...
Mar 28,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1)

近日「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其中一件巨型畫作《時差》被禁展出,皆因法藉華裔作者胡嘉岷及妻子Marine在這幅大畫中畫了一張空櫈,櫈的設計款...
Mar 21, 2018

【仁云亦云】藝術大爆炸只是密集而已?

二月,一來較少日子,二來農曆新年假期佔去了不少日子,大部份人都會參與不同的親友聚會,所以藝術文化界普遍較少在二月期間舉辦矚目的活動,加上好戲...
Mar 14, 2018

【創作雜記】學樂理有用嗎?

在讀書時期和剛畢業後當過一段時間的樂理導師,主要是教坊間流行的五級和八級樂理,也偶爾教過一些較高階和深入的。在香港,我們說「學樂理」,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