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現代職場浮世繪——訪日本藝術家三巴屋

訪問、整理:小亂 . | . 圖:chi K11藝術空間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6月號(vol 93)《△志》

在成為全職浮世繪畫師前,三巴屋曾經在電視台工作了超過十年,每天營營役役的職場生活令他感到疲倦及迷惘,即使身邊的同事和朋友都感同身受,卻依舊每日上下班,而這種職場壓力在日本也一直未受人關注。希望自己的生活能變得更有意義的三巴屋毅然辭去了工作,開始以自己擅長的浮世繪記錄現代白領的生活。在《Salaryman》系列作品中,三巴屋讓武士穿上西裝,化身為上班族,以幽默的手法描繪繁華都市背後的職場辛酸。他直言,期望每個看到自己作品的人,不僅可以感受浮世繪的魅力,也可將生活中的壓力釋放,反思工作的意義,活在當下。

屋:三巴屋
▲:▲志

▲:您為何會選擇職場生活作為創作題材?

屋:我曾經經歷過職場生活,對上班族的壓力有更深刻的體會,亦知道這會比較容易引起共鳴,因此我創作了《Salaryman》系列。這個系列是希望以輕鬆幽默的手法,重新呈現以往急促的上班生活及體驗。例如《哀愁のガチャリーマン》以日本流行的扭蛋玩具寓意職場生活,穿上西裝的上班族「江戶武士」每天營營役役地工作,身心更因受制於狹窄的環境而變得扭曲,每天離開公司後,即可從扭蛋中一躍而起,掙脫枷鎖;《ガチャリーマンロボ参上》中的武士身後更加添了一個動力發條,仿如機械人般透過發條來滿血復活,讓人會心一笑,亦不禁反思職場生活的意義。

此外,我亦透過武士們來刻畫職場的陰暗面,在《学閥図》中,上班族戴起武士頭盔,頭盔上寫明該名上班族是從哪所大學畢業。在日本,從名牌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往往可以輕易成為管理層,而從其他大學畢業的,即使工作能力比其他人優秀,卻因為學歷問題而不被提拔,反映了現時日本職場上的「名牌效應」。而且因為日本人有著強烈的階級文化,對上司更要絕對尊敬服從,甚至要奉承上級,所以我亦特意將兩位武士放在東大武士的下方,希望帶出現時日本職場上的問題。

我知道每個地方的職場文化都略有不同,但我知道香港的上班族壓力也很大,相信大家來到展覽欣賞作品時,會找到共鳴。

▲:為何會選擇浮世繪這一藝術形式進行創作?

屋:浮世繪是一種歷史悠久的藝術形式,它可以代表日本,對全球的藝術亦有深遠的影響。對我來說,浮世繪不僅是一種藝術,也是一種態度,因為浮世繪描繪的是我們身處的社會,它非常接近我們的日常生活,亦是我與大眾溝通的最佳方式,所以我一直堅持做一些能引起大家共鳴的創作,亦在浮世繪中加入了現代元素。例如在《一往直前之図》這幅作品中,我把傳統武士化身成現代上班族,即使在非常惡劣的天氣下仍一直向前,堅持上班,這正好反映了上班族對工作的堅持與熱誠,而這一方面正與香港的上班族相同,我知道去年香港颱風後,亦經歷過類似的場景,所以我認為浮世繪是不會受到言語及地域所限的,因為許多時候它都是描繪大家的生活,只要你用心感受,自然會從中找到共鳴。

學習及掌握浮世繪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每一個部分都需要細心處理及構思,所以,我希望透過不同的方式,讓浮世繪傳承下去。

▲:為何會使用武士的形象?
屋:浮世繪自江戶時代開始流行,但在江戶時代以前,浮世繪價格十分昂貴,只有武士及商人才可聘請浮世繪畫師,為他們繪畫人像。因此,很多浮世繪作品都描繪當代武士。我希望能傳承浮世繪,武士繪作為浮世繪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我在創作中亦保留這些傳統色彩。

▲:許多傳統的浮世繪作品都會傳達及時行樂的精神,您的作品雖然呈現了打工者的辛酸,但多以幽默的畫風呈現,是否也與此有關?
屋:對,因為浮世繪的原意是希望傳遞及時行樂的訊息,所以我希望以較幽默的方式呈現,避免給人感覺太沉重。其實,浮世繪既可以描繪我們看見的美麗風景,又可以記錄我們的生活,也可以是某人的畫像。無論描繪的是甚麼,都是在記錄著我們的生活,提醒我們活在當下及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刻,可以較輕鬆的手法讓人產生共鳴。

▲:和其他藝術家進行合作,與獨自創作有甚麼不同的體驗呢?
屋:每一次合作其實都會為我帶來新靈感,例如今次展覽除了展示《Salaryman》系列畫作,我亦與其他三位浮世繪畫師合作創作了浮世繪裝置《Drunk Salaryman》,這亦是我們首個聯製的作品。
這個創作與我以往的作品很不同,因為過去我的作品多以畫作為主,傳遞著一個單獨的信息,而今次的浮世繪裝置則是一個巨型裝置,我們希望這個大型的藝術裝置不僅可以成功吸引大眾的眼球,同時能夠更全面地表達我們的理念。這一次我們除了創作浮世繪畫作,還將它們製成漏斗狀的巨型裝置「職場龍捲風」,從公事包中向上「爆發」,以此比喻壓力巨大的職場生活。而每一張畫作則描繪了現代上班族常常受公司內部權力鬥爭、工資過低、超長工作時間及過量的工作等情況影響,揭示上班族常常遭受這股「職場龍捲風」吹襲,身心變得「滿目瘡痍」。

▲:在以往,日本人長工時的工作大多時候都被視為敬業的表現,但似乎這幾年出現了更多不同的討論,比如最近的熱門日劇 《我要準時下班》,您如何看待這種變化?
S屋:從前,工時長是被很多日本人視為理所當然的事,因為他們深信工時長即代表勤力。但近年有不少研究顯示,工時的長短與工作成效並不成正比,我明白一個繁華城市的確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來建立,但年輕一代,包括我,並不把兩者畫上等號。我們這個世代比較著重工作與生活平衡,我們都希望能以最快速、最有效的方法完成工作,避免超時工作。在我的《Salaryman》系列,我描繪了充滿壓力的上班族。我相信住在日本或香港這些繁華都市的人,都會與《Salaryman》中的人物有同樣感覺,猶如被壓抑在扭蛋內,充滿壓迫感,難以呼吸。

▲:對於今次香港的展覽,您有甚麼期待?
屋:我知道很多香港朋友都喜歡日本文化,是次展覽我們以浮世繪聯乘流行文化為主題,比如在浮世繪裝置《Drunk Salaryman》中,我們滲入了不同的流行文化,包括動漫文化、街頭藝術及日本妖怪文化等,希望大家可以對日本文化有更深刻的認識。此外,我們亦設計了不少浮世繪潮物,例如浮世繪金魚雕塑(限量10個)、浮世繪襪子等,將會在《K11 Art Matsuri芸術祭》Pop-up store限量發售,我們希望以另一種形式讓浮世繪更貼近生活。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