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沒有理由放過自己 訪劇場演員宋本浩

文:何阿嵐 |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你會怎樣形容現階段的自己?」,對剛獲取今年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喜劇/鬧劇)的宋本浩而言,戲劇之路從來不易走,由美國回流香港,兜兜轉轉,還曾說過要離開戲劇界。他笑言未到40歲,「已經開始感到要面對中年危機了。」

沒有理由放過自己

但戲劇已經佔據了他半生的時間,好像沒有退路,今次獲獎又是否令他看到前路?「但如果人生走的是主流社會的路,考入港大,成為專業人士,學會『識做人』,對自己,還有爸爸媽媽,生活可能會輕鬆點吧。」

憑藝君子劇團《竹林深處強姦》扮演的電視主持人獲男主角獎,再加上藝君子《罪該萬死》和眾聲喧嘩《菲爾德的微笑》的演出令他獲香港小劇場獎提名,這一年對他來說確實經歷了相當大的轉變。憶起踏上頒獎台一刻,宋本浩自言當時未有太興奮,「這結果我沒有預料到,當時的內心十分平靜。反而早前得知獲提名後那一段時間思緒十分複雜,不斷回想自己和舞台、戲劇的關係。」

聽他說往事,就像分析不同角色的狀況般,每一個階段如上演不同類型的劇種:有充满抑鬱和火爆的實況劇,也有追夢卻失意的黑色喜劇,總言之骨子裡都是反叛,不甘於社會主流的生活。在2003年在美國修畢戲劇課程回港,宋本浩最先走入的「舞台」,反而是香港就職市場:「我的第一個『舞台』,就是扮演一個合乎面試者心目中的理想人選:懂兩文三語,對工作充滿熱情。」及後他在電視台做文職的日子,宋本浩形容那段時間如身在地獄般,朝9晚5的日子他坦言無心上班,當中最有熱情去做的就是為英文台的節目改名——那個扮演著對工作充滿熱情的年輕人,變成一個不停討厭和虐待自己、更苦了身邊同事的人。「當日我的想法是,大學畢業後需要一份正職。但可能是嘗試過做不喜歡的事,才發現自己應該去做甚麼。」

表演有很多問題,也是生存的問題

就算回到自己喜歡的劇場,他面對的掙扎也不少,理想與現實的落差,往往令人手足無措,他後來再考入演藝學院,那階段的他就像叛逆的學生,執著甚至反抗老師的教學方法,「所以我收到好多警告信。」宋本浩談到這裡也不禁響亮的笑起來。在美國讀演員時,他著力分析文本,他認為作演員,要想的應該是契訶夫或莎士比亞怎樣構思角色,「當時以為『自己』一點不重要,但演藝學院的老師反而強調我們怎樣去探索『自己』。」

在學期間他的鬥心很大,不停看書,研究文本,爭取表演機會,只讀了兩年他就決定離開,與大部份表演工作者一樣,成了一個自由身演員。在這看似自由的生活,他也要解決謀生問題。在劇場工作,大部分以project形式合作,能「Show接Show 」的演員僅屬少數,每一個劇場工作者也要三頭六臂才能經得起漫長且不穩定的日子。「可能做劇場工作的,也不過是活在最低工資的邊緣。」宋本浩試過有半年時間沒有任何工作找上門,這是發生在拖糧欠薪一事後,在2015年尾,他於個人面書發佈了三段視頻,指斥曾長期合作的theater noir拖延最後一期共7000元的酬金,更控訴業界經年的拖糧惡習,當時他甚至在視頻說過想要離開。「但我仍然有信念,有些事想去做,這迫使我想到作為一個演員,究竟怎樣可以「持續發展」下去。」事件在業內有回響,但經過一段時間後問題依然存在,不過他仍苦思可如何改善,「這或許會得罪不少人,但無論如何都要說出來,大家都知道此狀況持續已久,但只要一天戲劇界的情況依舊,我仍會這樣碎碎念下去,就算這令人厭煩。」他說這不只因為自己喜歡戲劇,更希望把演員的角色跟社會連繫起來,發揮當中的存在意義。「這不是雨傘運動後大家經常說的,要回到自己崗位,做好自己的角色嗎?」

作為演員,如何能走下去?

宋本浩愛笑,在訪問期間笑得很多,連坐在我們身旁的人也不期然會看著他。每講到自己困難的日子,他也是一笑置之,但這樣的日子實在不好過,他所說的中年危機也是從那件事後開始發生,打擊其信心之餘,最直接是影響生計。「拖糧欠薪一事後,《菲爾德的微笑》的演出就像救生圈。」過往宋本浩曾與演戲家族、藝君子劇團,及一條褲等合作,而上年與眾聲喧嘩合作,讓他重建一點信心。由四位青年劇場工作者組成的眾聲喧嘩,作品向以實驗性見稱,積極嘗試劇場內各種元素的可能性。「我形容我們的合作是小型劇團遇上失意中年。他們知道自己的限制,錢和資源不多,但方向很清晰,最重要是整個過程裡,每個參與的人也很親密,不停去挖掘自己的內心。創作不是應該這樣嗎?」

但劇場人的實況是,過著一部劇接一部劇的日子,製作時間短,由開始到演出,也只有個多月時間。「每一次演出也只是一個周未,最多四五場就完結,我對演戲還有所追求,但這樣的狀態下,人怎樣能進步?我想像不到下一個十年,還要在這樣的狀態下生活。」令他有所卻步的,還有家庭因素,「父母年紀大了,我也開始老了,就算不是爸媽的縱容,我想我這年紀也應該要負起家庭責任吧。」問及得獎感受,他提到的還是家人。宋本浩笑說他的父母就像文藝復興時期供養藝術家的贊助人那樣,「他們就是我一生的贊助人,可能這個獎會為他們帶來一點安慰。」不過他對此還是有點懊悔,因為自己的自私,犧牲了家人的需要,也不能成為家人心目中的好兒子。

「我還想再演下去,我一直在想走下去的方法。」他說起這句話,多少有點猶豫,但聽起來,亦有走下去的慾望。沒有理由放過自己,和宋本浩聊天時,我腦海中總想到這句話,也可能因為這原因,他才能堅持到今天。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演員
宋本浩 (Boon-Ho Sung)
......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俄國的世界級短篇小說巨匠,其劇作也對20世紀戲劇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堅持現實主義傳統,注重描寫俄國人民的日常生活,塑造具有典型性格的小人物,藉此忠實反映出當時俄國社會現況。他的作品的三大特徵是對醜惡現象的嘲笑與對貧苦人民的深切的同情,以及作品的幽默性和藝術性。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Oct 16, 2018

室內歌劇《天使之骨》 直搗人性黑暗腐朽

「藝術並不能解決問題,卻可為人們帶來激發和暗示的作用。」2017年普立茲音樂獎得主、現年39歲美籍華裔作曲家杜韻,在當代室內歌劇《天使之骨》...
Oct 15, 2018

創意與能量的無限延展 《幻之森》的舞台奇觀

漆黑一片的舞台令人充滿懸念:隨後台上的舞者四肢發出閃亮如星的白光,他們的肢體躍動,恍如夜空上的星座圖,在萬花筒般的鏡子裝置下,舞動的投影與反...
Oct 12, 2018

和美麗浪漫無關的《癲鵝湖》

愛爾蘭編舞家Michael Keegan-Dolan 今次為新視野藝術節帶來一部Swan Lake,你以為這又是另一部經典新編?不,它不是一...
Oct 11, 2018

透過《看著你……》而看到的我 ──專訪導演羅靜雯

「當我看著你,我便看到自己……」這句話像是一齣愛情劇的對白,不禁會以「那會是怎樣的『我』?」又或「那你眼中的我是怎樣?」來接話及續寫故事。然...
Oct 03, 2018

雜技融入在兒童劇場的魔法──評《唔肯瞓‧四圍騰》

一個演出,其實在購票前的期待開始,兒童劇場更甚。 「你買到票嗎?那個穿睡衣、坐在梳化上看的演出?」這是家長們討論時的真實對話,也是節目門票在...
Sep 28, 2018

香港話劇團與西九聯合主辦「香港國際黑盒劇場節」 點止四個演出咁簡單?

兩年一度的國際黑盒劇場節,重新命名為「香港國際黑盒劇場節」,於10至11月期間呈獻四齣來自北京、意大利、澳洲/香港及瑞士/德國/比利時的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