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方力鈞眼中的人間世

文、攝:林琬娸 | 圖:漢雅軒/方力鈞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77)《△志》

漢雅軒現正舉辦的展覽「人間世」(展期至12月2日),展出當代中國藝術大師方力鈞新近完成的油畫及木刻版畫創作。從中可以看到畫家的創作脈絡,兩種媒介縱然不同,但顯示的風格與感情的投入卻是一脈相承。他對於造形的運動,色彩的情感,虛實與層次的淺深等考慮,都因為其豐富的情感和人生的意趣找到藝術的邏輯。在他的畫中,每一種顏色都把握了一定的彩度和明度,以表現色彩本身的振動感、張力、光彩、空間和活力。此外,他更創造了一種不尋常的色彩和諧的組合,這並不是一般傳統色彩的協調,而是經過創作的手法,有意地造成色彩間的衝突與不調和,而最後卻使畫面產生一種視覺上的整體感。那就是說每種顏色之間像是劃分出明確的邊界一樣,觀者可看到圖中每一個細節,可是整體合併起來,卻又毫不突兀。細觀其作品不難發現他偏好用強烈的對比色調,這令畫面顏色豐富,卻不複雜。

有些藝術家刻意疏離世事的紛爭困擾,藉由畫布與畫筆建構烏托邦,但方力鈞顯然不同,他更關心當下身處的時代。他的作品保持了一脈不斷的藝術線索,以幽默的機智和俗世的喜悅,對世事和人情作反思。他再一次質疑所謂「統一整齊的社會設計」,關心社會的錯落與矛盾,人性的複雜與糾葛。在他的作品中經常出現的光頭男子以及幻覺似的景觀依然存在,但是這新一批作品就如策展人張頌仁先生所述,給人的感覺比以前更為震撼,出現人食人、弱肉強食的場面,特別是畫中的嬰兒,好像被周圍的人與野獸虎視眈眈,令人觸目驚心。不禁令人猜想藝術家是否覺得在如此劇變的時代,人心和社會已經變得如此恐怖?「我沒有意識去營造一種恐怖的氣氛。藝術家的工作是甚麼呢?就是將自己對生命的敏感性,通過物化的形式表達出來,而我對生命的感悟是很強烈的。我們生存的世界是多變的,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歐美,近年的改變都非常巨大,我嘗試通過藝術去討論而非刻意去批判。」方力鈞講話異常輕聲溫柔,與他有點粗獷的外表不十分吻合。他強調其作品主題是從日常生活取得靈感「生活也是動態的,我們能知道事情很少,而且是偶然的,不知道的事情更多,才是必然的。一幅畫是平面而固定的,內藏很多細節,我們卻視而不見。其實我覺得我們都像是畫中的嬰兒,對於這個世界我們的理解太少了,無論我們在社會多成功,我們知道的東西其實都只不過是一個嬰兒的程度。」是次展品中,特別是小幅作品有藝術家從2013年到2014年間起的草稿,為了展覽特意全拿到來香港,在談到對這批新作品的感覺時,他竟笑說捨不得「藝術創作是憑直覺和感受去尋找最合適的物化方式表達。像我會先起草稿,有甚麼想法就加進去,再有新想法再推進一些,起了個頭該如何進展自己也不知道,因為調整的樂趣是最完美的階段。」

回想起當年創作「光頭」系列畫作時,方力鈞說「1989年美院畢業,我的狀態相當於一個人喝醉了,一頭撞在牆上面,唯一的想法,就是翻越這面牆,可是一旦翻過去之後,又面臨去哪的問題。世界遼闊,而當時的藝術只有一種聲音。」這樣玩世不恭、嬉笑怒罵的形象,帶些卡夫卡式的怪誕與荒謬意味,用色艷俗,有點自嘲,也有點失落茫然,放在當時的藝術語境中看,無疑是另類新鮮的。對於藝術家來說,畫畫的目的不為甚麼,而是為了感覺幸福。當被問及光頭形象已成為他的標誌,會否創作新題材?他強調說,如今也有不少畫作已經沒有光頭,可是仍不會放棄相關的創作「一個畫家創作出非常強烈的個人符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既然大家都認為光頭是我的形象,我需要的時候便可隨時用它,我不需要的時候,則可把它放在抽屜裡面。我特別反對別人把我界定為某類型的畫家,一定要畫某些畫,我只想喜歡畫甚麼就畫甚麼。要不然就太不幸福了,如果不幸福,賣錢再多名氣再大,也沒甚麼意義。有了這個前提,我便能自由。」

 

在油畫以外,方力鈞一向都有水墨和陶瓷的創作,不過公眾收藏的並不多,所以較不為人熟悉。然而陶瓷與他的淵源更為深厚,早於十五歲入讀河北輕工業學校時,他主修的就是陶瓷美術。就算畢業後,也會偶爾跑到陶瓷廠去創作,作為閒暇的興趣。比起他的畫,其陶瓷作品表現方式更為抽象,都是與表現其日常的狀況有關,並沒有特別大件的成品,他笑著解釋到「平面的作品我做得比較多,所以控制力和判斷都能夠更全面。而換一種形式創作,碰到的全是新問題,就很有意思了,用腦的程度更多了,也更為興奮。如果一個藝術家只是不斷重複某一種技術性的工作,就浪費了腦子了。大腦也是按時間算的,如果不用的話,就會像個屁一樣揮發掉了!」近年因為做陶瓷多了,他在景德鎮成立了工作室。他在創作上經常要做出調整,以維持自己的動力和熱情,使用不同材料創作,也是他刺激自己思考,不讓工作停滯的方法。經常抱着懷疑態度看待一切的方力鈞,也經常用這種目光看待自己,因此創作常斷續。「懷疑是藝術家應有的特質,他們懷疑一切,有環境、社會及別人,當然也包括懷疑自己。如果花很多時間在同一幅作品上,總會有進行不下去的時刻,工作過程中也會麻木,不懂得想問題了。而且最要命的是如果這幅作品或許是一件失敗的、很平庸的作品,無論花多大力氣都改變不了,更甚的,是連續數次都創作平庸的作品,這時便會對自己抱非常懷疑的態度,所以我會同時做五十件甚至是八十件作品,某一件作品不能進行的時候,就改去做很有新鮮感的。只要十件作品裏有一件是我非常滿意的,縱使有七件是失敗,我還是覺得自己是個成功的藝術家。要不斷肯定自己,才會愈來愈喜歡自己的工作嘛。在很多日常的細節裏,都存在這樣的一種工作方法。」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策展人
張頌仁 (Johnson Chang)

策展人,中國美術學院客座教授,漢雅軒畫廊藝術總監,香港亞洲藝術文獻庫董事會成員。

......
藝術類型: 文字創作

是奧匈帝國一位使用德語的小說家和短篇猶太人故事家,被評論家們認為是20世紀作家中最具影響力的一位。卡夫卡的代表作品《變形記》、《審判》和《城堡》有著鮮明的主題並以現實生活中人的異化與隔閡、心靈上的兇殘無情、親子間的衝突、迷宮一般的官僚機構為原型。以及有著對人物角色恐怖的追求和使角色發生奇異般的轉換在小說中都有所表現。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1, 2018

以行動做藝術——阿斯葛.瓊「沒有邊界」

策展人將丹麥藝術家阿斯葛.瓊(Asger Oluf Jorn) 和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作雙個展似乎有種不同時代...
Nov 19, 2018

重現香港村落今昔好風光 《香港村落——江啟明畫筆下的鄉郊歲月》

自言「一出世已識揸畫筆」的江啟明是香港土生土長第一代畫家,自學成才的他幾十年來畫遍香港大大小小不同角落,從街頭巷尾的生活實景及人情世態、建築...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