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抒情抽象畫家——馬修個人展

文:何阿嵐 . | . 圖:貝浩登(香港)畫廊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12月號(vol 99)《△志》

看已離世的法國畫家馬修(Georges Mathieu)作品,總想起波洛克 (Jackson Pollock)潑灑的顏料畫法,同樣是狂亂的線條中傾瀉情感,將畫布平鋪於地,在沒有透視可言的平面空間之中,手持油彩在畫面上奔走的滴彩潑灑創作方式,非常仔細地控制畫面構圖,為了加強表演戲劇效果,他又會身著古裝,請來觀眾觀賞繪製大畫,其繪畫行為,從此成為了一場與畫布的貼身肉搏。他是首位在大量觀眾面前將行動繪畫作為一種表演方式的畫家,更以此作為攝影主題的西方藝術家。他的作品色彩強烈,筆法翻飛奇特,如暴露狂一樣的繪畫美學令人印象深刻。此外,他還嘗試了其他藝術表現形式,如招貼畫、家具及珠寶設計。

馬修的作品可稱為「抒情抽象」(Abstraction Lyrique) ,畫作偏向幾何形式的抽象藝術,從古典傳統繪畫的方法中解放出來,並對傳統方式抗議,他發明了一套符號系統,一種奇幻的文字,試圖無意識地表達自我。他曾說:「繪畫應該是一種行動」,並宣稱繪畫過程是從速度來加以解放和轉化,以使它成為自發的、直接的、無束縛的表達。他對自發和即興的強調,是對以前存在於符號和意義之間的嚴格秩序,進行反叛的一種嘗試。他曾這樣說過,「藝術品現已成為進行質疑的幾何化的點。它不再是將宇宙縮減到人的尺度,而是把自己向宇宙開放。」

他早於1942年開始執筆繪畫,只因為看了Edward Crankshaw 論小說家約瑟夫.康拉德 (Conrad)的書後,畫出他第一張非具象的作品。一開始,他就以抽象的超現實主義風格學習,直到1947年搬到巴黎,看到抒情抽象的開創者、德國畫家沃爾斯(Wols)的作品後,改變了他對繪畫的看法,他又研究波洛克和威廉.德.庫寧(Willem de Kooning)等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的作品,很快就擺脫了後期立體主義,他的作品就變得更潑灑。同年,馬修與另一位畫家合辦了名為「想像展」(L’Imaginaire)的聯展,致力於抒情抽象及非具象藝術家們的作品展。

1948年以後,他發展出一套自發性書寫方式,從傳統東方書法技巧中吸取靈感變成行動繪畫(Action Painting),這是一種直接,本能,高度動態的藝術,顏料是自發地滴下,飛濺或塗抹到畫布上,而不是使用顏料小心地去畫,從而達到一種偶然的效果。藝術家關注點在於展現繪畫本身的物理行為,馬修類近自動書寫的手法來繪畫,不依賴草稿,工作過程速度極快,只為排除心智來控制,或靠記憶力來複製畫作,而書法的流動性也是馬修的作品中一個重要標誌。兩者最明顯的共通特點就是「即興性」,時任法國總統戴高樂時期的文化部長暨知名作家安德烈.馬爾羅(André Malraux)曾宣稱馬修是近代西方首位書法家,另一位藝術史學家赫伯特.雷德(Sir Herbert Read)於1954年讚揚馬修「無疑相當清楚中國書法的法則」,並發揮了書法的兩個要素,即模擬活物的筆法與作品佈局的動態平衡。

藝術史學家哈富曼 (Werner Haftmann) 在1967年的論著中,界定了這種繪畫須具備的條件,既「冥想、專注和即興」。1950年以後的馬修,創作出多張大型作品,以單色為底,一方面記錄畫家構想的痕跡,作品佈在單色底上的色彩主要有藍、缸、白及黑色。縱橫交錯的書法線條形成一張無限複雜又細密的網,漩渦形的弧線和圈形的色彩卻紛擾了它節奏性的樣式。隨後加上的畫名,雖常顯得過於誇大,卻也提供了對他作品的詮釋。

馬修在一篇論文中主張,最自由奔放的抒情抽象作品——除自己的作品外,他亦引用了波洛克(Pollock)、克萊恩(Kline)、德哥特(Degottex)及韓泰(Hantaï)的作品——迥異於西方模仿性的書法藝術, 而和遠東書法歷經同樣的下筆過程,包括「落筆速度為首要」、沒有任何「既定的形態」、沒有任何「預設的姿態或手法」,以及「入迷的狀態」。

1957年馬修抵達日本,在大批觀眾面前進行了幾次即興創作,在當時不僅具突破與前瞻性,更在行動繪畫歷史留下關鍵的一頁。早於此行前數個月,以白髮一雄為首要代表之一的具體派發佈宣言,指其成員「高度看重波洛克及馬修的作品。他們的作品展現出物質自身的高呼,那是顏料與瓷釉的吶喊」。將馬修與波洛克相提並論,反映了馬修在1950年代何等顯赫超群,這不僅是就國際名聲而言,更在於他在藝術和歷史上不可抹滅的地位。

這次展覽探索馬修 1980年代的作品,這時期藝術家已在法國和意大利極富盛名,在經過1960與1970年代多次嘗試幾何變化與應用藝術的實驗後,有人形容馬修在80年代的作品為「宇宙風格」,有如圖像化的「世界大戰」;有人則指是「蠻荒」時期。當年的馬修回歸反幾何的抒情主義,及他在1950年代採用的書法語言,不過以全新的形式再現,除了強烈的肢體演繹、斷續的線條、顏料與色彩的爆發、對比鮮明的顏色,更不時配以過目難忘的深邃背景。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Across Europe and the United States, Georges Mathieu played a decisive role within abstraction during the movement’s burgeoning in the late 1940s and early 1950s.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