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把藝術轉化為科學,解釋我們的世界—— 卡斯登.霍勒(Carsten Höller)「Double」展覽

文:林琬娸 | 圖:Massimo De Carlo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77)《△志》

Massimo De Carlo(MDC)最近期的展覽,是比利時布魯塞爾藝術家卡斯登.霍勒(Carsten Höller)「Double」,到訪過MDC的人也知,其畢打行內的畫廊空間說大不大,說小也不算小,可藝術家在是次展覽把一系列作品展開出來,卻顯得條理敍述分明,空間運用妥當。

談到修讀農業科學出身,以昆蟲、生物科學家為事業起步點的霍勒,緣何把領域從科學轉向藝術,他分享到「在某種程度上,我其實也把藝術轉化為科學,我想這是解釋世界的方法。 至少在西方世界裏,我們對科學是有很強的信心,這是向我們解釋世界的一種方法。我們應該如何看待它,怎樣理解它,我不認為我們知道。但是你要知道科學只是一種方法基於某種另一方法,特別是科學方法常常基於假設,所以你需要從一個假設開始提出一種方法和某種結果,這稱之為科學工具,說真的我不知道它是如何運作的。我們是情感的主體,其生活建立在經驗上,所以我們如何看待世界、如何生活、如何感受,這些往往是科學不能解釋的。主觀性是一個真正的問題,另一方面也是藝術的主題。我認為在我的生活中,先有科學家,然後是藝術家,這是非常好的,因為要是相反來說則較難。你可以永遠成為一個藝術家,但是卻不能像這樣成為科學家,因為那需要無窮無盡的學習。」展品皆以探索「雙重」概念為依歸,探討在重覆的層次中,以二分法無限倍加層次,務求以數理性的方法達到無限。霍勒解說到「我所有的作品裡都有一種雙重性,這是我第一次做的雙倍展覽。很多時候,有一定的雙重元素在表面。如我所繪的小圓點畫《Grey Dots on Ivory-white Background》,先分裂為兩組,然後再各自無限的分裂。這不只是雙倍,而且還會加倍。這些圓點位在分界線上,也可以是以魚或顏色為中心點,如另一件作品《Golden Tench and Surface》。例如這是個一百巴仙的顏色,然後和稀釋了五十巴仙、但相同的顏色混合,然後再繼續和稀釋了五十巴仙的顏料攪和,所以它像是一條能達到無窮大的數學方式。」當問到為甚麼是條魚的時候及其作用,霍勒進一步解釋說「那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它像我們一樣是一個活的有機體。我不知道這可否說是受我的科學背景所影響,然則一切都是由我的背景所定義的,那畢竟是我的起始位置。我實則更像是一個概念藝術家,雖然我的作品在一間商業畫廊裡作展覽,然而這都能產生非常特殊的經歷,建立起與經驗有關的聯繫,可以讓觀眾以一種有別於異常的方式來體驗。」

懸掛在畫廊天花板上的《Yellow/Orange Double Sphere》是體現貫穿霍勒創作的「雙重」概念的表表者,它是由兩個閃爍的顏色球體組合而成的壓克力玻璃發光裝置。藝術家饒有深意地說「我不想把自己設計和完成的東西變成必要的東西,當我在自己的工作室裏做些甚麼的時候,我不希望我會說:「噢,現在看起來很不錯,我已經完成了。」我不認為我們需要這樣的作品。我想要的作品是還沒有完成,就是說它們是不飽和的。它可以被人看到繼而使用,也可以與其他生物,如蘑菇和魚類有關。要知道這世界不僅僅是我們人類所必需的,還有其他生物賴以生存。」「雙重」的概念繼而伸延到另一件作品《Giant Triple Mushroom》。既然之前有問到為甚麼是魚,那當然不會錯過去細問怎麼會是蘑菇呢?霍勒認真地回答道「我不知道,許是我覺得它們正跟我在說話。這件作品有三種不同卻有相同高度的蘑菇,它們是從現實生活的蘑菇鑄造的。 在某種程度上,有一些特別的地方關於這些蘑菇,那就是作為一名科學家,如果你看進化論的話,蘑菇可以說是沒有意義的東西。這些蘑菇看似是非常大的生物體,然則它們生活在土壤中,就像一團菌絲,然後在一定的天氣和季節,它們產生出我們稱為蘑菇的實體。它們長出地面來,雖然只是在地上一點點的,可是風可以把其孢子吹走播種。但是為甚麼它們有這些顏色、形狀和成分?其中一些更是有毒的、令精神上帶來迷幻的感覺。如果你比較鮮花和水果,它們是非常的豐富多彩,並且經常有不同的形狀。它們這樣做是有道理的,因為能散播花粉和種子。又如鮮艷搶眼的紅色令你看到蘋果,從而令你應選擇去品嚐它,然後你無意中幫忙散播其種子,在這裡有你協助的過程。但蘑菇只是倚靠著風,他們之間甚至不相互交談。」好奇之下進而細問會否因為防範昆蟲,所以蘑菇備有毒性?霍勒權威地說「對於蒼蠅,它們可不保護自己呢!有一個蘑菇聞起來可像腐爛的肉,它們吸引了蒼蠅,繼而幫助它們傳播孢子。大有其它蘑菇的例子存在,你不會知道它們是為了甚麼具有致命劇毒,也許這只是一種自然界的法則,不只是為延續後代而已,然而我卻感覺到它們正在試圖說些甚麼。」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7, 2018

從正面直視潘玉良的世界

旅法中國畫家潘玉良的傳奇身世,總能引起觀眾種種遐想:自小父母雙亡、十歲被舅父賣落妓院、十八歲時得蕪湖海關關道潘贊化贖身娶為小妾、婚後開始學習...
Dec 14, 2018

香港藝術館第六次獲贈吳冠中無價作品

香港藝術館 於8月22日在禮賓府舉行了一場接收吳冠中家屬捐贈藝術品的儀式。這已是第六次,至今藝術館累計藏有其作品及個人文獻超過四百五十項。今...
Dec 13, 2018

歷史之重攝——李泳麒《褪攝影》

當相片流傳下來,總是會被視為客觀的歷史紀錄。但影像,通過色彩、物象、構圖的組合,能夠創造某種氛圍、某種感覺——那可能是攝影師或設計師,刻意想...
Dec 07, 2018

極簡主義的政治抵抗及美學表現

最近香港卓納畫廊帶來了四位代理已久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美國藝術家,分別是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弗瑞德.桑...
Nov 29, 2018

香港居住空間的無限聯想——《可以居——想像寮屋》

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推出,「可以居」計劃的第一部《可以居——白沙澳鄉》集中在說一條村裏人際關係的不同故事,今年推出...
Nov 26, 2018

【雕文嵐女】舊物與創作

最近有一個我喜歡的展覽,叫「張三李四收藏展」,以收藏舊物為基調,再將收藏物/收藏精神的意義延伸。舊物舊景,本身就是城市記憶的一部份。攝影師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