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悉尼藝術節:藝術也能眾樂樂

文:阿度 | 圖:悉尼藝術節 | 本文轉載自2018年2+3月號(vol 79)《△志》

老實說,我們都不瞭解甚麼是藝術,尤其是概念先行的當代藝術。光亮白淨的牆上整齊地掛著一幅幅作品,藝術愛好者評頭品足解釋得頭頭是道,但如果沒有人解釋,藝術對一般人又有沒有意義?又或者應該問,不懂藝術的人也能享受藝術嗎?答案是肯定的。每年一月舉行的悉尼藝術節,便把享受藝術這想法發揮至極致,無論參加者懂不懂藝術,都能在當中多個趣味裝置和絕不離地的展覽中找到樂趣。

與眾同樂的裝置

在盛夏中舉行的悉尼藝術節(Sydney Festival),並不走曲高和寡的路線。除了一些音樂、舞蹈和劇場演出需要門票入場外,在市中心海德公園裡,設置的一個Village Sideshow是免費入場的,志在與市民同樂。說這是藝術裝置群也許有點不準確,但當中每個遊戲又比一般嘉年華多些令人會心微笑的鬼主意,叫人全情投入。

一步入Village Sideshow內,便聽到有人在唱ABBA的《Dancing Queen》,原來有一班觀眾正在一邊玩迴旋木馬一邊唱K!《Karaoke Carousel》不僅讓成年人重新體驗童年時光,還讓他們拿著咪高峰高唱自己最愛金曲。由ABBA唱到Spice Girls,唱的人開心,其他觀眾也一樣高興大合唱。另一件作品,則是澳洲藝術組合zin的作品《Glitterbox》——一個大概兩呎乘三呎的空間,佈滿亮片的「舞廳」。只要觀眾一踏入Glitterbox,音樂響起,亮片就會隨之吹起,與觀眾一同共舞!場內大人小孩也玩得不亦樂乎,瞬間忘了身處炎熱午後裡被高樓環繞的市中心,更似在週末晚上的狂熱派對了。

呼應社會的藝術

除了充滿玩味的Village Sideshow,藝術節期間市內亦舉行多個藝術展覽,由在市政廳設置塑膠「恐龍化石」展,到在海岸向原住民致意的儀式,把此城的生活與歷史融入藝術作品中。

悉尼市中心Barangaroo Reserve,Nawi Cove海邊放了一條小船,船上燃著一圈柴火。一月期間,每逢周末晚上,都會舉行一場祭祀——來到這兒的觀眾,可以把一條冰雕魚放在船上,獻給二百多年前的漁民。這是Emily McDaniel建構的裝置作品《Four Thousand Fish》,記念當年被殖民者侵害的澳洲原住民。

「nawi」是指原住民所用的樹皮獨木舟,這作品正訴說他們的故事。1790年,來自歐洲的殖民者在悉尼海岸一天 內捕撈了4000條魚,一下子破壞了先民們一直努力維持的海洋生態平衡。殖民者這自私的舉動,不只帶來一場生態災難,也在原住民歷史裡遺下了不可磨滅的傷害。二百多年後,藝術家邀請觀眾用海水製成冰雕魚,再把冰魚獻祭予歷史中備受迫害和剝削的先民。冰魚在白晝的太陽和晚上的柴火熱力下慢慢融化,流入大海,象徵把入侵者搶走的資源償還給大自然。而這一個詩意的循環,也代表了今天人們對侵略史的正視與歉意,嘗試給歷史留下的傷痕療傷。

在市郊的St Bartholomew教堂和墳場裡,則設有受原住民文化啟發的裝置與表演作品《Broken Glass》。五位藝術家Lily Shearer、Liza-Mare Syron、Aroha Groves、Andrea James和Katie Leslie則把原住民的喪葬儀式以當代手法重新呈現,化為裝置作品和演出,探討先民們對死亡、痛苦、哀悼等事物的概念。當殖民者踏上澳洲大陸,基督教信仰也隨之傳入,並成為社會主流,而原生文化與信仰則被排擠、邊緣化,甚至被視為「野蠻」。一如其他地方的殖民歷史,西方文化入侵後,便衝擊和破壞了原住民的信仰與傳統。原住文化是否就無繼續堅持下去的價值,只能成為外國遊客尋幽探秘的噱頭?當然不是。藉著這件作品,我們也許能重新審視澳洲一些過往被忽視的本土傳統信仰,一些被低估的信念。

除了殖民歷史,藝術節的展覽也呼應著當代生活。在市中心市政廳裡的《Jurassic Plastic》,便是由一日本藝術家Hiroshi Fuji用五萬件廢棄塑膠玩具組成的恐龍雕塑群,以探討現代人講求快捷卻又浪費成性的生活方式。這些曾經受人喜愛的玩具,為人帶來無數珍貴的童年回憶,現在卻只是色彩繽紛的垃圾,在藝術家手上組裝為恐龍標本,變成另一種只屬於過去的殘骸。在即棄成性的現代社會,沒有甚麼東西值得珍惜,沒有東西不可丟棄。再珍愛的童年玩具,到頭來也不過是一種消費媒介,在賣出的瞬間失去價值,成為隨手可拋棄的東西。這件裝置作品,以可愛卻又尖銳的姿態向觀者拋出問題,叫人質疑現代社會裡理所當然的生活方式。

藝術作品,有時是畫廊內、藝術館裡叫人摸不著頭腦的新概念,又或者是需要靜下來好好欣賞及深思。但與此同時,藝術有時也可以簡單直接地與觀眾溝通,與生活有著緊密的聯繫,甚至叫一般人也能好好享受其中,悉尼藝術節便是一個好例子。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8

重塑時間與記憶——白立方作品與文獻展

白立方畫廊為慶祝成立25年,特意在香港於即日起至25日舉辦紀念展「溫故而知新:作品與文獻回顧」。畫廊挑選了超過30位藝術家共展出36件作品,...
Aug 13, 2018

荷蘭與佛蘭芒黃金時代

五月尾香港蘇富比在其金鐘藝術空間展出一系列荷蘭與佛蘭芒油畫鉅作,展現了西洋藝術史其中一段重要時期的珍貴作品。十七世紀的荷蘭正值黃金時代,無論...
Aug 04, 2018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
Aug 02, 2018

如果城市可重來——“Post-Industrial Landscapes 5.0: Urban Scan”

那天我走進Osage的白盒子,看見了一個感覺陌生的景色——展場裡有一個個捲成圈圓的圖畫,上面有對內、對外的一幅幅城市景象。彷彿你擁有走進去,...
Aug 02, 2018

共存的意義——馬玉江「夜未央」

才踏入「夜未央」馬玉江個展展場,就教人感到有點壓迫。空間小小的,三面牆都貼滿了黑黑白白的紙,上面依稀印有些模模糊糊的字。望向左面的白牆,寫著...
Jul 30,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2)

每次世界發生大型社會運動,藝術與音樂都從不缺席。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出現了大量精彩海報,而音樂人亦以音樂回應。 就以2014年香港佔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