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從納米空間裏看世界──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屋根裏》

文:何阿嵐 | 圖: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 本文轉載自2018年7月號(vol 83)《△志》

試想像居住的環境只有幾平方呎,不出門,每天困在那小小空間內過日子,可以做到多少事?現實環境的困難令我們感到受局限,而戲劇則可帶來無窮想像。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近年帶來了不少歐州新文本,今次則屬他們首次引進日本劇場作品——由當代日本劇場編劇及導演坂手洋二編寫的《屋根裏》,將一個只得長1.8米、高1.2米、深0.95米的「納米小屋」演變成舞台。從一宗自殺懸案起,一場偵查之旅再將各地「屋根裏」的擁有者連結起來。32個角色,23場戲,8位演員,一幕幕撲朔迷離的事件,穿越地域、年代、時空,相繼在這狹小的空間內陸續上演。

日文的「屋根裏」,其實就是香港人所謂的「閣樓」,而在戲劇世界中的未來日本,這些「屋根裏」都可以獨立出售,買家並非只可在屋頂上加建空間,甚或在地上,於是「屋根裏」亦變成了劇作家建構的一個特殊劇場空間。而劇中角色們都從這小小空間裡生活,或觀看外面的世界。身兼演員及導演的林沛濂,過往把不少日本劇場作品引進來香港,如《笑之大學》、《胎內》,而《屋根裏》正是他當年在日本學習戲劇時接觸到的劇目,他說自第一次觀賞後始終念念不忘,希望帶到香港,「坂手洋二是近二三十年來在日本小劇場界的一位出色戲劇家,他集眾多身份:作家、導演、劇團創辦人、演員,他擁有自己劇團,也會在自己的地方上演劇作。他的作品都會以社會問題為題。」他的創作每每會觸及一些禁忌,一些不會公開討論的話題,如關於會被外國人取笑的民族特性問題,或敏感的社會及政治議題如沖繩美軍、同性戀、死刑等,都是他曾經寫過的題目,都往往帶有日本小劇場的反叛意味,對現實社會作出強烈批判。「《屋根裏》有一場戲關於兩個士兵在戰地發生的事,由於二戰日本戰敗,隨後簽定的條約,軍隊就算參與戰事都只能作守護,實際在戰場上又不能參與,因為他們不能手持武器執行戰鬥任務,整個局面其實也很荒謬。」

讀者或會問,劇作不是發生在細小空間內嗎?為何會拉到戰場上,不單戰場,連警局,幕府時代的暗殺也拉進劇場空間內?「坂手洋二的寫作手法雖然有一條明題主線,但中間又穿插了很多事情,貫穿不同時空,由古代穿越到未來,全都能反映現今狀況。更重要是反思眼前發生的事是不是真實的呢?還是假象呢?坂手洋二要觀眾一同經歷。而所有事情幾乎都在這狹小的空間裡完成,你可以想像我們演出是有多困難,不過劇本能夠給予演員很好的發揮空間。還有對劇場空間可以引發很多創意。」但劇作核心的故事,還是由被稱為閉門族的人而起,「屋根裏就以閉門族作為切入點,關注人和人的交往,空間、存在的問題」,所謂閉門族,足不出戶留在家中,有時甚至不會出門幾年,而在日本,有個案自我關閉在家長達20年。有專家指形成閉門的原因,是當事人害怕與人交往,他們有不少是大學生,出來社會工作後不到幾年,因為工作上的挫敗而選擇放棄,很多時候都要由父母照顧,「正正在演出時很困身,才可更具體地表達他們的存在狀態,當然劇作也不是那麼絕望的,空間雖小,坂手洋二想進入被社會遺忘的人群之中,不帶任何偏見地看隱居者的生活,去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

林沛濂提到今次這個改編版本,將會以保留原著色彩為重點,好像劇中角色寫出來的雖然都是日本人的行為,但他深信彼此間會有共同點,反之日本人的思維上雖然難以三言兩語表現出來,反而給予創作者空間,對他而言劇中的日本人狀態也很接近香港現時的情況,「這個作品講的都是世界性的話題,我只是想以日本人的態度及觀點去觀看事情,閉門族不一定只有日本才有,其他國家亦會有同樣的人物。戲劇空間可令我們用一種距離去觀看事物。我認為這是現今香港所需要的,可從中自由去思考,打開想像空間。」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演員
林沛濂 (Anson Lam)

日本大學藝術學部戲劇學院首席畢業(藝術學士),主修表演。在學期間兩度 獲香港日本文化協會奬學金、日本大學創立100周年記念奬學金及日本大學 藝術學部優等賞。 

......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坂手洋二 (Yōji Sakate)

Yōji Sakate (坂手 洋二 Sakate Yōji, born March 11, 1962) is a contemporary Japanese playwright notable for his plays that frequently comment on social and political issues in Japan.

......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 (On and On Theatre Workshop)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創立於1998年,成員為本地劇壇的資深戲劇工作者,現為香港藝術發展局「兩年資助撥款」的專業戲劇組織。多年來堅持以劇場藝術開墾本土文化,教育與創作並行,鼓勵多元創意,追求一種以文化歷史為基礎,探索時代精神的本土劇場發展路向。零一年遷入牛棚藝術村,於村內修建「前進進牛棚劇場」,成為本港首個由劇團獨立營運的公開表演場地,致力推動劇場創作,積極為香港當代劇場發聲。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19, 2019

一場意義不明的仗:試論《傾城無方》編劇視野與實踐的落差

《傾城無方》試圖通過呈現香港保衛戰中的七個參與者,折射社會動盪時代社會上不同人士的價值觀和取態,當中又以「本土」和「保衛」作為要旨。同時,編...
Jan 24, 2019

點睇當代舞?「賞‧識」連結劇場與學校

現今社會重視藝術,然而我們與藝術的相遇未必那麼順利,若找到入門方法,或許能讓我們更易發現箇中之美。相比芭蕾舞與民族舞,現代舞的動作、服飾,甚...
Jan 15, 2019

平靜下的無可阻擋的強悍——「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壓軸呈獻「風平草動」

野草無比強韌、不畏艱難、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均能生存、探尋一己空間的特質。在黎蘊賢策劃及監製的跨界演出《風平草動》中,將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
Jan 14, 2019

永遠的相對──《短暫的婚姻》

「我的婚姻很短暫,只維持了60年。」這是《短暫的婚姻》電視劇版本中,主角Galen在一個葬禮上,聽到一位80多歲伯伯,其悼詞的首句說話。Ga...
Jan 08, 2019

《六十分鐘「飛車黨」直播現場》:形式實驗有待改進

時至今日,蘋果公司的iPhone也推出了逾十年,目下再說「智能手機愈趨普及」,似乎會被人冠以老掉牙一詞。不少劇場工作者開始熟習利用手機呈現藝...
Jan 06, 2019

【太陽下的吞吐】政治劇場

出任比利時NTGent劇院2018/19劇季藝術總監的瑞士導演及作家Milo Rau,在2018年5月為未來的城市劇場擬定「Ghent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