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十年一度 記明斯特雕塑展

文、攝:AY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0月號(vol 75)《△志》

走在德國明斯特(Münster)的街頭,是個很有趣的經驗。行人好可能錯過了在街頭的藝術雕塑而不自知;也可能以為平常不過的事物是藝術作品。
十年一度的明斯特雕塑展探討的就是公共空間、藝術及觀眾之間的關係。

就以Michael Dean 的作品為例,他的裝置作品《Tender Tender》參與2017 年度的雕塑展。在明斯特的街頭及LWL美術館內,都能看到其展示《Tender Tender》 。街頭的版本體積較細,藝術家將小型的裝置以單車鎖或掛鎖繫在電燈柱旁,看來就像被隨處棄置的建築廢料。而在 LWL 美術館內的展品則佔據了整個中庭,從地面樓層伸延至一樓,以相同的物料——膠袋、混凝土、沙石、膠樽等做成的大型裝置。將作品分佈於市內街頭及美術館內,正是展覽的目的,喻意將都市空間與藝術空間扣連一起,這個不單是 Michael Dean作品的詮譯,也是從 1977 年以來明斯特藝術展一直探索的題目——公共空間、藝術、日常、時間、塑雕在彼此間的相互界定。

明斯特是位於德國西北面的一個傳統的天主教小城。回溯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藝術家George Rickey將一件三塊「太陽能板」的裝置藝術品《Drei rotierende Quadrate》放在明斯特市中心,即時引起當地居民很大反應,他們認為這件公共空間的裝置破壞小城的空間美感。為回應當時情況及改變市民對藝術的看法,時任市立文化及歷史博物館館長Klaus Bussmann舉行了一系列探討公共藝術的講座,更聯同路德維希博物館 (Museum Ludwig)的策展人Kasper König舉辦了首屆明斯特雕塑展作為伸延活動。時年1977年,從此十年一度的雕塑展便開始了,四十年後,《Drei rotierende Quadrate》亦成為了這個小城地標之一。

時間不單見證了人、事、觀點的改變,更是記錄了當中千絲萬縷的關係。明斯特雕塑展以十年作為間距,因為轉變要經歷時間。從2007到 2017 十年間,世界各地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十年前,人們對智能電話的概念仍很模糊;今天,它已成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科技在頃刻之間拉近了一切,也摧毀一切;發展成就創造也加速破壞,各種的邊界也被模糊了。今屆的明斯特雕塑展叩問當下人類面對的種種悖論。法國藝術家 Pierre Huyghe 的《After A Life Ahead》彷彿是天地盤古初開的微縮版,也是末日之後的世界。作品展示的是一個生物科技的系統,由位於明斯特市邊緣的一座溜冰場改建而成。Huyghe 將溜冰場改建成一個低於地面的山勢地景,內有蜜蜂、細菌、藻類植物、甚至魚類等寄居其中。整個作品就是一項生物及科技作媒介的工程。藝術家還會把各生物的活動集成數據,用作控制那倒掛金字塔形的天窗的開合時間。當今天我們的環境不斷被破壞,人類與各生物應如何面對受損的自然生態,亦是藝術家透過作品的叩問,讓我們反思如何利用科技把地球從滅亡的邊緣走向重生。

大抵都是因為科技將各種的邊界都變得模糊。難民、邊界圍牆等事件所定義的國家之間的邊界,已經不是單純的實體物理國界。國籍已經超越膚色及種族,變成一種文化認同。美國藝術家 Mika Rottenberg 的展品《Cosmic Generator (working title)》,利用市內一家已結業的雜貨店,內設錄像裝置,並將被遺棄在店內的貨品——罐裝椰漿、花雕酒、聖誕裝飾及吹氣水泡——重置成為裝置的一部份,更有亞裔「店員」看守。(「店員」其實是雕塑展的工作人員,都是來自當地大學的亞裔學生。)店內另一隅改成放映空間,播放一套疑幻似真的錄像。片中沒有設定時空,內容卻是人類現今要面對及處理的問題,如全球化、廉價勞工、勞動剝削等。片中出現很多被塑膠花、玩具、聖誕裝飾等包圍著似乎是亞裔的面孔,發展中國家的廉價勞工問題都不是新鮮事。另一個讓人難忘的影像是這些女工推著車子在邊界的圍牆下走過。在科技以超光速推動人類向前走的時候,已經不能再是各家自掃門前雪,若你仍然以為邊界築圍牆是事不關己的時候,世事早已是蝴蝶效應般不能置身事外,共業再不只是佛家的概念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pr 19, 2018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
Apr 18, 2018

吳山專與英格 以觀念與物理建構的藝術世界——漢雅軒「引用!引用!引用」

漢雅軒是當電梯大門在四樓打開第一間映入眼簾的畫廊,然而今次甫開門,帶來了疑惑是否按錯樓層,怎麼跟以往眼熟的門面截然不同呢!這次的佈展可謂極盡...
Apr 16, 2018

創作,也許是為了溝通?——「邂逅!山川人」

平日行山都會經過川龍,唯今天行經見到處旗幟飄揚,看來和平時不一樣。現時在此處正進行著「邂逅!山川人」,藝術推廣辦事處及創不同(MAD)聯同多...
Apr 13, 2018

【雕文嵐女】女人怕怕

每年三月,總有不少女性藝術家專題講座。 今年,蔡仞姿、何倩彤和我作為部份受邀研究對象的藝術家,分享三種各異的藝術成長經歷。同一場合,還有研究...
Apr 12, 2018

當我們在說一帶一路,其實在說甚麼?

自從幾年前開始,「一帶一路」儼然成為一個萬能key。投資?一帶一路啦!買樓?一帶一路啦!發展?一帶一路啦!這四個字,仿如點石成金的神奇咒語。...
Mar 29, 2018

悉尼藝術節:藝術也能眾樂樂

老實說,我們都不瞭解甚麼是藝術,尤其是概念先行的當代藝術。光亮白淨的牆上整齊地掛著一幅幅作品,藝術愛好者評頭品足解釋得頭頭是道,但如果沒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