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你不用討厭我,但也不要喜歡我——Charline Von Heyl 「蛇眼」

文:何阿嵐 | 圖:部份網上資料圖片 | 本文轉載自2018年8月號(vol 84)《△志》

當代藝術跨越不同領域和創作形式,藝術家往往不喜歡被定位成某派別或某類型,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亦如是。她以平面創作為主,雖被定為抽像主義藝術家,但她反對各種標籤她的論說方式,在創作上她也抗距令人記得的風格,『無風格』才是她最想要的。要描述她的畫作,確不是易事,有時簡潔得只有筆觸,有時她會將各種元素混合在一起。她對評論者、記者非常嚴格,毫不客氣,似乎想要了解她之前,大家都需先抹一抹汗……

參觀她的個展「Snake Eyes」,觀眾可能有兩種不同反應:一是感到挫敗、迷惘,惆悵畫家要表達甚麼?30多張平面圖像作品,除了少數一兩張尺寸大小相等外,看不到統一的畫作風格,有部分像一位設計師繪製書籍或唱片封面設計的初稿,有星星、線條、三角形等,抽象得令人無法梳理畫上發生何事,要不就是被她細膩的處理風格所深深吸引。她善用流行文化符號,例如2009年的作品《Woman # 2》(女人#2),一個女性黑色剪影,姿態如007電影海報的邦女郎,貼滿各式不同圖案。
 
她的表達方式多元化,用拼貼,用繪畫,不同的人對其作品都有不同的觀察。因此Von Heyl對觀眾或評論人的第一個反應和印象有這樣的解讀:「有些人不理解,不明白我的作品,亦有人很喜歡,即時便很想買下來,對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我都不以為然,你不用討厭我的作品,但也不用喜歡。」

看完整個展覽,對她的作品,依然感到迷茫,舉例如那張1995年畫成的《Untitled (2/95, II)》(無名 (2/95,II),以油畫、塑膠彩顏料在帆布上,畫的中間明明清晰呈現馬的後半身,但馬的前半身卻被一組黑色和黃色的粗線遮擋著,令畫面在3D和2D之間遊走。另一張2015年完成的《Spoudaiogeloion》 (可譯為嚴肅、認真的事),畫面中間,如草間彌生的高彩度對比的圓點花紋,三條肉色的灣三角形,底部還有一個淡黃的鵝蛋形圖案。藝術家似刻意在風格上作出大膽實驗,將不同元素混在一起並構成衝突,意圖破壞畫面上的和諧感,但又令人們不期然聯想見過的圖案和風格。
 
「(對於創作)我經常要問自己怎樣才能破格、創新?」她曾在過去的專訪聲稱自己的創作並沒有歷史感的 (她用上 ahistorical person來形容),對於要持續某種風格和形式也不感興趣,她沒有否認在20多年的創作過程中,已漸漸形成出一種固定的創作方法或方向,但絕非是系列式創作。在2012年的一個訪問中談到她的創作原由「我不時在想『原創』是甚麼一回事?為何日復日,週復週走入工作室創作時,仍舊有創作新作品的慾望,我認為(這習慣)是來自於從小開始就有的戀物癖。每當在街上看到一些閃閃發光的東西時,就會撿起來,並嘗試用它創造出另一些東西,那管最後成品好與否。」現今,在以圖像為主的世代,藝術家都將創作變成了一個載體,Von Heyl把不同圖像放入畫作之中,看似隨機,無特定意義,但正是在挑戰我們對繪畫的觀賞概念,高雅與低俗文化藝術,具象與抽象概念的一些分歧。自有攝影技術後,傳統繪畫藝術開始開闢另類創作方式。如早年的抽象藝術家蒙德里安(Piet Cornelies Mondrian)會用色塊來構成畫面;近年也有藝術家以斧頭或火藥將畫紙劈開,燃燒來留下烙印,Charline Von Heyl也可稱為當中之一員。
 
是次展覽名為「Snake Eyes」,除指蛇的眼睛外,另一解釋是賭博遊戲裡的俚語。在外國賭場,有一玩雙骰子遊戲,凡擲出的骰子點數為一,即共兩點,就稱為snake eyes。蛇的一雙眼睛和兩隻一點的骰子在圖像上相似外,就沒有其他關連。尤如Charline Von Heyl的作品,留下很大的空間讓讀者去理解。在2012年的訪問中,她還談及畫畫的感受,她說當在牆壁上看到指紋,猶如成千上萬的小東西在畫紙上各處等待你發現,就好像進入一個膨脹的宇宙,這個想法會令人想要成為一位畫家。 

Charline Von Heyl :Snake Eye 
 
日期: 即日至23/9/2018
時間: 11:00-18:00(二至六)
地點: 堤壩之門美術館 (Deichtorhallen Hamburg) Deichtorstraße 1, 20095 漢堡, 德國)
 
個人展將於11月美國華盛頓舉行
地址: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Independence Ave and 7th St Washington, DC 20560)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16, 2019

【太陽下的吞吐】盧廣被帶走(上)

盧廣是一位我敬佩的攝影師。11月3日,他在新彊被國保帶走了。 1999年,中國經濟發展20年,徐剛出版《沉淪的國土》一書,描述中國被破壞的生...
Feb 13, 2019

【雕文嵐女】大城市小鄉村的藝術盛事

回顧2018年受邀的展覽中,以在法國里昂的光影節(Lyon Lumieres)和在中國四川的廣安田野雙年展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不只是個人創作...
Feb 12, 2019

遊戲如何改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方式?

持續聯繫(Constant Connectivity)已經成為21世紀人際溝通的標誌,隨著科技迅速發展,嶄新的互動數碼平台正不斷被引入社會。...
Jan 28, 2019

羅伯特.勞森伯格的藝術哲學

羅伯特.勞森伯格是美國戰後前衛藝術的重要成員,活躍的藝術運動者,一直被視為五十年來最多元、創新的藝術家。最近香港佩斯畫廊舉行「羅伯特.勞森伯...
Jan 25, 2019

【仁云亦云】人生下半場

踏入新一年,再過廿多天便正式告別不惑(其實四十點解會不惑?明明還有大把事情在疑惑……),跨進四十後正式進入人生下半場。如無橫禍大病痛等,香港...
Jan 21, 2019

水墨糅合當下現代化——馮鍾睿「悟:1998-2018」

已屆八十四歲之齡,現工作及生活於三藩市的中國當代抽象先鋒馮鍾睿,剛於上月24日完成他在香港世界畫廊舉行的最新個展「悟:199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