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人心在哪裡?聖靈也在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文:文化九公 . | . 圖:網絡圖片

香港經典的益力多廣告,「你今日飲咗未呀?」陪著香港人健康快樂地成長。哪麼牧養香港人心靈的《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你今日又唱咗未呢?香港近期最貼地、最街知巷聞的詩歌《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不只淨化了香港唯獨經濟無敵的核心價值,更罕有地團結了香港人追求崇高的人文價值。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成為了香港的黃金時代的流行聖詩。

每一個星期日的教會祟拜,詩歌不斷重複地唱,作用是幫助信徒進入靈性修行狀態,滋潤信徒乾涸的心靈,並集中精神向上帝祈禱。唱詩猶如一種基督宗教禮儀,只要詩歌一起,信徒即準備心靈,與主相遇。世事難料,情理之外,也意料之外,一首信徒只會在教會誦唱的詩歌,《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竟然成為街知巷聞的流行聖詩。原來詩歌不只可以在教會建築物合唱,只要眾人同感一靈,不用喊叫「叫你耶穌黎見我」,上帝的靈也必與受壓迫者同在。

三大唱片公司經常扭盡六壬宣傳新歌,也不及《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歌聲響遍萬里。沒有電台電視瘋狂播放,一個仙都不用花在社交媒體落廣告,#SingHallelujahtotheLord可能成為網上最多人搜尋的關鍵字,總之你覺得自己是一個人,一個香港人,自然懂得清唱回甘。假若今日有香港流行歌手、組合或樂隊放膽清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香港市場一定非他/她們莫屬。那一份關心香港的霸氣與傲骨,絕對贏得香港人購買實體唱片,借勢復興唱片業。

沒有煩雜的編曲,也沒有賣弄文筆的歌詞,簡單幾句《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簡單直接,清唱讓眾人心靈淨化。

為甚麼《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會成為香港的流行聖詩?雖知道一首成功的流行曲,市場需要聽甚麼,你就創作甚麼類型的歌曲,總之市場大於一切,普羅大眾從中獲得身分認同,又或者是自我感覺良好,甚至幫助你我重拾做人應有的價值觀。《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盡得流行文化DNA真傳,搖身一變成為了「攞你命三千」的終極武器之首,集市場、身分認同及創造價值於一身,猶如上帝觸摸全香港人的良心。當香港人站在衝突前線清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用作激勵自己膽怯的心志,抑或搞亂防暴警察準備清場的意志,清唱聖詩如給予雙方陣型的最後通牒,是放下屠刀,立地信耶穌,還是盲目服從上級命令呢?當防暴警察喊叫「叫你耶穌嚟見我」時,也許用心清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對方願意真誠打開心扉,絕對有選擇做一個新造的人的權利。

可惜,《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和理非大愛換來是流血清場,甚至有香港人以死相搏,為了追求正義,犧牲性命。基督徒似乎沒有退縮,仍然唱下去。只要有人聚集的地方,就有《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歌聲。《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除了給予醒覺的香港人,也同時是給予裝睡與順服掌權的人。如新約聖經的登山寶訓所言,「太陽升起,對著惡人,也對著好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是以,一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不是向他者示弱,也不是和理非爭取階段性勝利,而是抱著一種執迷不悟的堅持,希望上帝的靈感動對方,乃是一種你打我左面,我俾你打埋右面的神聖道統。

不少基督教音樂經常參考流行曲風創造流行詩歌,希望入屋傳教,萬萬想不到一首《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終於做到了,更在香港風雨飄搖中賦予更有靈魂的意義。為甚麼老套的詩歌有如此威力呢?因為詩歌最大的威力,不在乎歌詞,也不在乎唯美音色,而是在乎本身人的心靈與誠實。更準確地說,當日初期教會一直受到猶太人與後來的羅馬政府迫害,崇拜聚會都是一切從簡,所以清唱簡單的詩歌最自然不過,亦成為初期教會信徒捱過擔驚受怕的宗教藝術媒介。後來十九世紀末興起的早期黑人藍調音樂,黑人信徒亦以清唱及口述的方式,多從舊約聖經經文提煉靈感,並緊扣自身為奴的經歷,創作別樹一格有節拍感的「聖詩」,抒發他們對自由的渴求。當時黑人的聖詩,基本上就是藍調音樂。篇幅所限,未能盡情書寫基督教音樂發展史。簡單而言,無論是早期教會的清唱詩也好,黑人信徒的藍調聖詩亦好,只要詩歌緊扣人心最單純,歌詞不再是最重要,而是人心。當你擁抱對上帝最真摯的渴求時,音樂自然會賦權人的靈魂。

本來林鄭參選的競選口號「We Connect」,良久也團結不了香港人,今天她終於做到了。作為天主教徒的她,一定也老懷安慰。今個星期日返教會崇拜,希望她一邊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一邊可以重新與上帝Connect一下,重拾追求最單純,最真摯的基督教價值,相信一切都也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向上帝認罪悔改過後,日後向公眾道歉也會誠懇一點。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