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一個城市.兩種孤獨 —— Mateusz Kolek「Alone Together」

文/圖:若水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6月號(vol 93)《△志》

孤獨,在城市裡彷彿一種邊緣狀態。人們每天將目光流連在smartphone上,極力沉醉於社交媒體,up facebook post ig吸引他人目光,都似為證明自己不是孤獨、不是不被注視的。只是坦白說,其實做盡了所有事情,人終究是無法擺脫孤獨吧?而說到底,孤獨又有甚麼可恥呢?

今次波蘭插畫家Mateusz Kolek,在Cabinet of Stories展出了一系列遊覽香港期間觀察而來的畫作,描繪了不少香港街景與人物,展覽取名為「Alone Together」。畫作裡描繪了一幕幕在香港上演的景致,繪出了人們在五光十色的街頭,有意或無意地互相錯過。當中既有對人們只專注手機,卻互不關心的批判;但人們各自各的行動、我行我素的態度,在Mateusz筆下撞出了有趣的構圖,生成了耐人尋味的化學作用,令畫作蘊藏了別有深意的故事。

愈想擺脫孤獨愈是孤獨

《維多利亞港》,最馳名的是高樓大廈的夜景,可是在Mateusz的畫作裡,卻是一雙雙拿著手機的手,他們鏡頭對焦的,都是海上那一艘舊式帆船,而眼睛所能見到的很多摩天大樓,都不為鏡頭所包攬。這幅作品明確表達出:透過鏡頭,只會看到想看到的事物;但是通過眼睛,我們能看到的東西應該更多。只是相較於面對現實,更多人寧願將目光聚焦於狹小的熒幕上,於是人們無法看到身邊的人及其需要,更難與彼此溝通。

在另一幅作品《對話》裡,所呈現的是訊息相近的景色。在一棵大樹下聚集了一群人,只是人人都僅聚焦於自己手上的手機,各自撐著傘,卻沒瞧對方一眼。他們只與手機裡的人對話,但於現實裡卻與身邊人無話可說。倒是那棵巨大的樹,根從牆上一直向下蔓延,似乎比任何人更能看清世界。

這大概是展覽命題「Alone Together」的一種演繹吧:雖然是在人群中,手機令人與人在同一空間內都無法產生聯繫。我們總愛透過網絡來加深與他人的關係,但從另一角度觀之,我們於現實裡卻變得更孤獨了。 

 

反正我們都孤獨

然而若講到「孤獨」,Mateusz卻似乎抱有微妙的想法。在他的畫作中,的確處處感受到孤獨——像《金魚街》,一名中年人士叨著煙茫然地看著一缸缸金魚,似乎寂寞非常,但當其身影被幾十尾金魚環繞,在孤獨與熱鬧的對比之間,又營造了一幀饒有趣味的景象。

又例如《嘉咸街》,繪畫的是嘉咸街街市的一角街景,人們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有學生拿著魚形狀的汽球走過、有人用板車運送魚、又有魚販打算劏鰻魚……每人確實是孤獨的個體,這構圖亦彷彿會在下一秒分崩離析,但就在這刻定格裡,彼此有著難以言喻的關聯,彷彿於這空間裡都佔有其獨特位置。

也許這也是都市人存在的狀態吧。我們看似互不相干、互不相識;但實際上同是這城市的一份子,每個人都組成了香港的一部分——Alone Together,可以解釋為「每人只專注在手機卻對彼此漠不關心」,但亦可以詮釋為「看似孤獨的個體其實亦是同在一塊的」。

大概是為了令觀眾感受這份Alone Together,展覽還有一種特別設置:只要用手機掃描QR code,戴上耳機,就會聽到聲音為每幅畫說故事。那是一種獨特的經驗:耳機罩著了雙耳,令觀者感覺與外界關閉了連結,但是牆上的畫作與耳機傳來的聲音,又令人感覺拉近了與這城市的距離。

是彷彿處於孤獨與熱鬧之間的縫隙吧。或許,最理想的狀態莫過於此?每人終須有孤獨之時,像戴上耳機專心聆聽之時、在街頭細心觀察來來去去的人影之時;但我們終究是互為相關、緊緊相連的共同體:像雨水會公平地灑落在每一個人的身上,而我們都是這城市裡風景的一隅。孤獨並不可恥,它可以是可喜的;而我們既孤獨,亦同時是不孤獨的。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詹姆斯·特瑞爾(英語:James Turrell,1943年5月6日-),美國當代藝術家,他擅長以空間和光線為創作素材。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