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許願樹

本文轉載自2017年12月號(vol 77)《△志》

我曾受新年展覽邀請,做過兩棵許願樹。今年再被邀做一棵許願樹時,我拿起那安放了五年的許願帶[1] ,細想該做棵怎樣的樹?

沒有署名之累,大家都隨心所欲地把心底話掏出來。有喊冤的:「希望爸媽,所有姨姨不要再只罵我,因為我沒有做過。」許願樹似乎成為主持公義的神明,難怪一般許願樹都是盤根老樹。而且神明還得事事照顧週全,保家人「身體健康」或是「兩個女兒將來嫁個有錢大好人」;此外,還要熟讀各種考試制度,才能使許願者「考上大學」和「考車一take pass」;最好,還能洞察經濟走向,讓「大家加人工」,「一本萬利」。還有一些不知如何施法術才能辦到的: 「活出真我」、「世界和平」、「中六合彩」、「在樹上的願望均能實現」等等。

 

既寄望神明相助,大家可以休息嗎?我想起美籍日裔藝術家小野洋子(Yoko Ono)在世界各地的“Wish Tree” (暫譯:許願樹)。其樹大多是當地普及樹,不大,也不老,倒像是一棵大盆栽。由1981年至今已收藏了上百萬的願望,存放在冰島燈塔(Imagine Peace Tower)的許願井(Wishing Well)中。她說那將是件壯觀的雕塑,將來有一天會全部燒掉,讓這個燈塔之光可以點亮她和丈夫約翰連儂(John Lennon)的願望:世界和平。這三十六年來,她為這個願望到處辦展覽,收集願望紙條。「世界和平」太難實現了,世界仍然烽烟四起。但是,她的雕塑作品應該不難實現。這是收集別人的願望?還是完成自己的願望?

相比起來,我更欣賞中國藝術家宋冬去年在油街實驗做的「白做園」。他事先告知大家:「不做白不做,做了也白做,白做也得做」,請街坊把垃圾、雜物加上泥土、植物放在園子中,任其發展,街坊大眾介入其中,各自使用這片綠地。一年後,再把植物和泥土分給社區。出了甚麼植物不是重點,而是那段時期大家在那園子裡的經歷。正如作品介紹所說:「人類不斷發展,不斷重建……費了勁,到最後還是甚麼也沒有,但白做也得做,重要的是一個過程。」[2]  那麼,「白做」是否就是他的願望呢?結果是否違願了?因為大家都覺得真得做了些「事」。

本文截稿之時,我的許願樹還差幾天才誕生。這棵樹沒有以往的精雕木工,雖然置其於中環高級寫字樓之間,在高科技的燈飾之中,這兩個月收來的垃圾、發泡膠放在粗獷的鐵管上,貼上螢光點,一點也不失其莊嚴。許願福袋由香港婦女勞工會(簡稱女工會)製作,都是回收鈕扣和傘布,其募捐所得均撥女工會作慈善用途。製作期間為失明、失聰人士的工作坊,更帶來意外的人生感悟。 藝術將城市建設帶來的殘酷幽默了一番,觀眾在像似垃圾堆中的星空許願,許下怎麼樣的願望?「成真」重要嗎?心誠自然成。藝術、樹,都只是符號罷了,壯觀與否並不是重點。


 

[1] 關於許願條是否可以看,給誰看或是如何記錄,本身已是個議題。2012年,本人創作的許願樹沒有商業得益,觀眾參與純屬自願,寫在沒有封閉的絲帶上,曾存放在公開展覽超過兩個星期, 本文亦只作大概的撮寫,並不透露私隱。

[2] 《白做園》香港2015-2016介紹 https://www.lcsd.gov.hk/CE/Museum/APO/zh_TW/web/apo/oyip_doing-nothing-g...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9, 2018

傑夫.昆斯 談藝術與創作

當代藝術市場的寵兒,當代普普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於剛過去的三月底巴塞爾藝術展訪港期間,只接受香港大學的演講邀請,把其它商...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
Jun 08, 2018

【島聚香港 X 形而】人類與機器愈見走近 審美觀也隨之改變嗎?

審美本身並沒有新舊之分,不過隨着手機、虛擬現實等科技相繼普及化,人們視覺的焦點也許有所不同。 傳統與科覺跟美學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由舊看新,...
Jun 07, 2018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
Jun 06, 2018

光影捕手,時間的記錄者 —— 單維軍「千染萬點」

充滿藝術氣息的巴黎,自古到今培育了無數畫家,能夠旅居巴黎,無疑是很多藝術家的夢想。然而當你離鄉別井,隻身去到新環境,又是怎樣的光景?創作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