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曲終韻未散 布漂漬還在

本文轉載自2018年8月號(vol 84)《△志》

七月十四日八點,當壽臣劇院再度打開門之時,我已無懼無怕了,輕鬆上陣,一個小時後,收起最後一段絲帶,鋪在交織的線與繩之際,盡量掩蓋不捨之情,告別相處了三星期的劇院。

在這場,《漂》,沒有劇本的裝置表演作品中,作為創作者,我亦是引子,或是一把梭,引導觀眾透過各個角度去觀看、去理解主角:「一塊怎麼漂也漂不白的白布」。我是針亦是線,在觀眾、真實的工人、表演者和物件之間穿梭,並將眾人交織。這位主角是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簡稱:女工會)一眾為這次演出製作的白布幕。由她們把回收的白衣服清洗乾淨,根據我的指示,只拆不剪,鋪平後,回復布料剛裁出來的狀態,一幅幅方型布,再以建築式的交錯方式重新組成。因為不同女工理解指示有所出入,使每塊布的組合有所參差,建構出不同的「人物風景」,也是我每次期待的驚艷。縫製這塊布的人不少,兩年前我已有這個項目的雛型,當時是為烏鎮所做綉花圈內的單幅「漂白」布,縫製人是霞姐,拆衣人是阿敏。這次十米乘二十米的布幕,則由琛哥、寶麗、玉玲等人接力縫製。寶麗更是這次拆線的幕後功臣。而在演出時,琛哥和寶麗,夫妻兩人坐在劇院的兩邊盡頭,既是相離、相望,亦是相生、相連的關係,人物的安置恰好隱示了白布的原由。

我經常被問,那些布/衣服怎麼講得清楚女工的故事?事實上,那些衣服來自哪種經濟階層,從款式和布料已有所得知;要達到如何殘舊程度才被抛棄,亦是生活指數的指標。有觀眾說:「很喜歡其中一塊布上面有『Dignity』(尊嚴)這個詞,看著她的呼吸,再聽著女工學英文的錄音訪問,好感動。」坦白說,我沒資格替女工們講甚麼。日常對話中,只知道她們生活上的困難很瑣碎,例如中午吃隔夜菜,菜都黃了,不好吃;不知道如何填表申請政府的津貼;給老闆欺負不敢哼聲,清潔工不能戴手套而弄傷了手⋯⋯ 但是要在劇場講這些,是否太零碎無聊呢?想不到,那段女工阿晞和我閒聊以學英文來交換車衣工藝的錄音,聽了多少次都不厭煩,心底又哭又笑的⋯⋯

原來,劇場還真有點魔力。

這些白衣當年在女工會的二手市場中難以出售,因為大家都不喜歡那半黃不白的不潔感。我的心戚戚然之餘,總想著怎樣好好利用這些物資。很多觀眾問,那些是不是新衣服,因為看上去都很白,漂亮。我打心底高興,但也心酸,那是因為我們用了不同的燈光,在專人打點下,那些衣服看上去很有靈性, 也很有尊嚴地坐在劇院正中,好像打開雙手擁抱觀眾,回想當初沒有要「它們」……只能笑說命運弄物,物靠人氣。

有些觀眾埋怨我最終沒讓那塊布蓋在他們頭上,我只能笑說:「真蓋下來,你們會不會嫌髒?」 傷感的浪漫是要付出代價的。能掛在觀眾席上,已是打破劇院常例,好不容易的事!條例㡳線是不能讓觀眾伸手觸及,所有的防火設施更為嚴謹,除了防火噴霧,觀眾有否留意到四個滅火筒像哨兵般在觀眾席四角站崗,為此護航?

一塊布的誕生可真不容易呀!感謝一齊來見證的觀眾。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1, 2018

以行動做藝術——阿斯葛.瓊「沒有邊界」

策展人將丹麥藝術家阿斯葛.瓊(Asger Oluf Jorn) 和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作雙個展似乎有種不同時代...
Nov 19, 2018

重現香港村落今昔好風光 《香港村落——江啟明畫筆下的鄉郊歲月》

自言「一出世已識揸畫筆」的江啟明是香港土生土長第一代畫家,自學成才的他幾十年來畫遍香港大大小小不同角落,從街頭巷尾的生活實景及人情世態、建築...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2, 2018

舞蹈與劇場的自我尋探——黃大徽《觀/照系列》

甫進文化中心劇場外,只有一個身型筆挺的男士靜靜地坐着,臉龐瘦削,膚色略暗,卻不知怎的予人一種如鋼鐵般強韌的生命力,這就是且舞亦編的黃大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