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如果沒有示威

本文轉載自2019年8月號(vol 95)《△志》

作為中年藝術工作者,專心治學是本份,理性而自律地保持各個藝術計劃順利進行,是工作。如果沒有這兩個月持續的示威,我這個半隻腳踏入象牙塔的教育工作者,腦袋應該不可能混亂至無法釋懷,坐立不安。

如果沒有看到年青人點起的烈火被無情冷水殘酷地㵉熄,我們哪會感性而自發地成為街上的和平訴求者。

如果沒有示威,應付學院超額工作量的教師,哪有餘力成為學生的傾訴者?建立彼此的信任,交換對社會的看法,互相安撫那震盪的激情。如果沒有示威,我哪有可能在短時間內遇到這麼多屆的舊生?又哪有契機退去師生的隔膜?在遊行隊伍中,用眼神說聲:「你也來了」。在途上,他們指導我用最即時的民間廣播平台來接收信息,不得不佩服他們的資料搜集和比較。

如果沒有示威,我怎會知道學生們的才華,早已遠超我的想像。那自製的導具和文字的狡黠,那表達揶揄和忿怒的層次,讓人暗地拍手稱好。細觀他們的背包裝備和服飾細節的考量,讓我既慚愧又難過。被恐嚇的經歷,讓她們啟動了天生的保護機掣,做好突發性的準備。孩子們在短時間,突然長大,長得非常高大⋯⋯一時間,我的心情七上八下。

如果沒有這場示威,我怎知道畢業生們對藝術的熱誠和真摯?大事大非當前,藝術的創作更需要體現個人思想,對社會事件的反省和判斷, 對身份的認同和思考。這兩個月,是他們籌辦畢業展的最後衝刺期,也是社會紛擾的高峰期,常人都難以靜下心情做事,何况要籌辦他們的人生大事?單一新聞爆炸的社會,鋪天蓋地的討論文章在社交平台上分析內情,提出各種方案,有盡力舒緩的,也有火上力油的;各個社交群組內,峰煙雲起,討論無間,聲淚俱下,拍桌叫罵;人在途上,噪音不斷,在小巴中,叔伯們老氣橫秋地吆喝著,數著年青人的不是;在地鐵站口,面帶稚氣而腼腆的少年努力地派發遊行的單張和便利貼;回到家中,新聞節目直到深宵凌晨,還可以追到最新的發展動向⋯⋯這些,讓人如何入睡?畢業生們上街累了,仍要把作品和開幕籌備工作做好,臨時變陣,一切從簡,從心。今年的畢業展覽做得比去年好,也肯定將來獻身藝術的同學會更多。 

沒有這場示威,我從不知道舊生們會惦記著我,每次示威出發前後,無論我有沒有參加,總會收到舊生的信息:「老師,加油!」「老師,小心!」「老師,你在哪?要安全!」

炎夏,歡送畢業生出門的季節,本來只應有淡淡傷感。唯獨今年夏天,特別不同,喜怒悲哀,百般交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