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各司其職

本文轉載自2019年9月號(vol 96)《△志》

作為前線藝術教育工作者,每年五至八月,我都穿梭於各藝術院校的畢業展中。現今的藝術從業員,學士學位是基本門檻。但是整個香港的藝術教育資源,仍是捉襟見肘,公私營藝術教育機構唯有各顯神通,開辦各具特色的課程,才能吸引不同需求的求學者。

公營

政府資助的專上學府,藝術教育的責任平均分佈,各有不同的使命。傳統的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1959年始)遵守祖訓,除了學習當代藝術,仍要兼顧中西藝術合壁的使命。現今大部份40-60歲左右的香港當代視覺藝術家都是來自中文大學,香港當代中國書畫的中堅份子亦多來自其系。其後,新晉的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從2005年始,亦逐漸分擔了部份純藝術的課程,還加上工藝、設計、新媒體多軌的視覺藝術課程。這亦是讓人耳目一新的合併教育。

隨著新媒體為藝術帶來的沖擊,香港城市大學的創意媒體學院在1998年創辦,也是順勢之作。這些媒體藝術的弄潮兒,畢業後幾年間,已在不少重要的光影展覽中見到他們的影踪。隨著當代藝術的多元化和混合性,香港演藝學院幕後製作畢業生,和視覺藝術家製作大型展覽和表演;同時,在一些小劇場的佈景中亦找到視覺藝術家的痕跡。可見不同院校的畢業生,都在利用本身的專長互補長短,將當代藝術的分界線模糊化,豐富了整代香港藝術。

藝術生物圈中不只有藝術家,還有藝術評論、藝術教育、藝術行政和有質素的藝術觀眾等。除了訓練藝術家,其他公立大學亦有不同的藝術使命。香港教育大學培育中小學視覺藝術教師,而大部份的專上藝術史科教師還是來自香港大學的藝術系。香港科技大學和香港嶺南大學雖沒有專門的藝術系,卻在通識科中包括了藝術課程,內容也包括藝術家分享,更設有藝術家駐場計劃。給藝術行個方便,將來多些觀眾、贊助人、支持者,為本港的藝術金字塔奠好良基。

私營

雖然有各種公立藝術學院,另一群求學者卻只能望門輕嘆, 那些遠離公開試多年的在職人士,想開始第二人生的追夢人,能正式嚴格地修讀藝術嗎?答案是可以的。千禧年後,香港藝術學院與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合辦的藝術學士畢業生,主要來自城中在職成年人。那些在幼年時播下的種子,因各種因素、無法開花結果的夢想,終於在自主之年,重新發芽。而且這個芽還發得不小!這群人的爆發力,使他/她畢業後接駁其他大學的研究院,再深化藝術創作、文化研究等工作。源於渴望,這些成人學生更顯進取,帶著滿腔熱誠和成熟的智性,一畢業,就死心塌地走上藝術不歸路,開辦藝術空間,創造有利的自我生存條件。

二十年來, 我從藝術新人走到中年,也看著香港培養的藝術新血在翻滾發熱。二十年後,但願香港可以有更具創意和規模的藝術專上學院,為香港提供多方位的藝術人才。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