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We are the World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月號(vol 78)《△志》

1984年12月3日零晨兩點左右,印度小鎮博帕爾Bhopal的天空突然籠罩著一層灰白色的煙霧,原來它是因美國化工廠Union Carbide Corporation (UCC)發生爆炸洩漏出來的毒氣。UCC是一間跨國企業,專門生產殺蟲劑,那天晚上,總共釋放了42噸劇毒異氰酸甲酯上天空,導致數以千計牲禽、家禽和平民在睡夢中死亡。當地醫生估計,事發一個月內,共約有15,000人死亡。數年後的報告指出,有17萬人的眼睛和呼吸道永久傷殘,無法治癒;20萬人被逼逃離家園;55萬人的身體出現不同怪疾。事件發生翌日,UCC呼籲人們不用擔心,氣軆類似催淚彈,滴一下眼藥水就好了。事後,印度政府向UCC索償33億美金,但企業却一直拖延,到15年後的1999年,才肯賠4億7,000萬美元。一班倖存者不願放棄,繼續追討更多賠償,因為毒氣已污染了泥土和地下水,整個生態環境被嚴重破壞,徹底催毀村民的生計。26年後,美國政府與法院在2010年拒絕受理這場官司,並宣佈這次毒氣的訴訟官司完結,以後不要再提,避免影響中印關係。更諷剌的是,UCC總裁Warren Anderson可以繼續坐享其位直至退休,没有任何人須向這場災難負責。

1985年,非洲埃塞俄比亞發生嚴重饑荒,大量兒童死亡,美國一群超級歌星合力推出一隻名為《We are the World》的唱片籌款。此曲由Michael Jackson和Lionel Richie合力編曲填詞,Quincy Jones負責監製,成績斐然,賣出2千萬隻,共籌得美金6,300萬元。其中一句歌詞是 : ''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 we are the ones who make a brighter day, so let's start giving.''  「我們是大同世界,是同一家人.......」真的嗎?美國跨國公司明知化學生產過程中如發生意外,後果堪虞。所以,他們將工廠設於幾百公里以外的貧窮小鎮,美其名是扶助第三世界經濟發展,但實情是風險外移,好讓美國本土免於災難爆發,自己置身於安全無恙的環境。九十年代,美國總統老布殊帶領大型集團,連同親美的石油生產國,試圖壟斷世界石油市場,導致中東戰火綿綿,生靈塗炭。多個世紀以來,新自由主義經濟全球化,超級強國在許多發展中國家造成多少環境破壞,掠奪了多少資源,真的無法估計。

1987年我在港大搞了一個個展“Art for Art Sick”,其中一件裝置作品叫《We are the World》。我蒐集了博帕爾毒氣災難圖片和《We are the World》的廣告宣傳和報導,並將兩批圖片互相穿插張貼在一塊6米長、高1.5米的壁佈版上,希望藉強烈的影像對比,突顯美國人唱「我們是大同世界,是同一家人.......」的單純、膚淺和幼稚。這種國際視野,也影響着我其後1995年開始教書的生涯,希望同學認識世界,明白到今天自身所享受到的幸福,其實是建基於他人的苦難身上。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宣佈耶路撒冷聖城屬於以色列,這個決定,無疑在今天中東的複雜局面上火上加油,再度激化和深化各宗教幫派間的仇恨,從此中東將永無寧日。 We are the world ? We are the children ?是真的嗎?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8

重塑時間與記憶——白立方作品與文獻展

白立方畫廊為慶祝成立25年,特意在香港於即日起至25日舉辦紀念展「溫故而知新:作品與文獻回顧」。畫廊挑選了超過30位藝術家共展出36件作品,...
Aug 13, 2018

荷蘭與佛蘭芒黃金時代

五月尾香港蘇富比在其金鐘藝術空間展出一系列荷蘭與佛蘭芒油畫鉅作,展現了西洋藝術史其中一段重要時期的珍貴作品。十七世紀的荷蘭正值黃金時代,無論...
Aug 04, 2018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
Aug 02, 2018

如果城市可重來——“Post-Industrial Landscapes 5.0: Urban Scan”

那天我走進Osage的白盒子,看見了一個感覺陌生的景色——展場裡有一個個捲成圈圓的圖畫,上面有對內、對外的一幅幅城市景象。彷彿你擁有走進去,...
Aug 02, 2018

共存的意義——馬玉江「夜未央」

才踏入「夜未央」馬玉江個展展場,就教人感到有點壓迫。空間小小的,三面牆都貼滿了黑黑白白的紙,上面依稀印有些模模糊糊的字。望向左面的白牆,寫著...
Jul 30,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2)

每次世界發生大型社會運動,藝術與音樂都從不缺席。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出現了大量精彩海報,而音樂人亦以音樂回應。 就以2014年香港佔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