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60’s(3)

本文轉載自2018年8月號(vol 84)《△志》

我在60’s (1)的文章提到六十年代世界各地掀起一場又一場青年人的反抗運動,就是沒有提及日本,原因是想留待今期集中書寫。

1951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逼令戰敗國日本修改憲法,簽訂「美日安保條約」,規定日本放棄侵略他國的軍事武裝權力,改為建立以保護日本國家安全的自衛隊,並容許美國在日本駐軍,美其名為維持亞太區和平秩序的軍事聯盟,實質是在亞洲擴展勢力,在冷戰期間,用來對付蘇聯共產主義擴張,同時鞏固資本主義體制在日本的發展。從此,日本領土上便駐有美軍基地。

1960年元月十九日,日本首相岸信介和美國總統艾森豪在白宮簽署新的安保條約,內容有所修訂,主要在於如果日本領土或駐日美軍受到襲擊,自衛隊和美軍可以共同還擊,但當中沒有訂明甚麼時候日本必須介入,再加上美軍在日本有免責特權,而當時日本人仍活在二戰的陰影中,深怕因美國的政治決定,而無故被捲入戰爭旋渦,於是激起了對美國和日本政府的憤怒,爆發了日本現代史上最大規模的一場反安保條約、反戰、反體制的社會運動。當年牽頭的主要是青年學生團體「全學連」,工人、公務員工會、教職員工會,以至大學教授、藝術界、文學界、電影界和戲劇界等各階層都有參予。單在元月十日,就有六百萬人上街示威 (差不多是廿年前香港的總人口)!元月十五日,一名東京大學女學生樺美智子遭警察亂棍打死,事件一發不可收拾。

藝術介入政治運動是藝術史重要的篇章,過去百多年尤其精彩。這一場轟動全球的反帝國主義反戰爭的社會運動也不例外,期間不同界別的藝術家用自己擅長的媒介創作,鼓勵和教育民眾,為運動發聲。曾試過在堂上播放電影《反安保:藝術之戰》,全片以新聞片段、藝術家訪問、紀錄片片段和不同媒介作品來重整這場運動的輪廓,配以特殊的音樂,全片一點也不沉悶。學生亦首次認識日本動漫以外的藝術家,包括畫家:會田誠、中村宏、阿部合成、橫尾忠則、石井茂雄、山下菊二、桂川寬、風間幸子、井上長三郎和丸木位里俊等。攝影師則有:濱谷浩、嬉野京子、石內都、石川真生、池田龍雄、東松照明、長野重一、比嘉豐光、細江英公和林忠彥等。畫的風格變化多端,想像力豐富,色彩營造主題氣氛:黑色飛鳥在暗啞灰藍中翱翔,陰沉鬱郁;鮮艷的顏色描繪被強姦的傷痛;心中怒火則燃燒著嚴重扭曲的面容……其他還有怪異恐怖的造型,盛載著壓抑的暴力;黑白照片大多反映時代的悲傷、平民百姓的焦慮、戰後女性的命運、示威者和警察的衝突、青年人手撓手的團結、穿校服的中學生一排排坐著、火車工人在路軌罷工等畫面,全部都隱含著一股勇氣和決心,以及一點點的哀愁。

這場反安保社會運動發展到後期,由激進學生所組成的「聯合赤軍」以暴力抗爭:到處放炸彈、在水廠下毒危害百姓、殘殺內部同路人…….,運動變了質,被民眾唾棄。七十年代末,日本經濟急速增長,正式踏入一個消費社會的盛世,夜夜笙歌,一片歌舞聲平,隨著社會日漸沉溺於豐盛物質的安逸中,運動亦逐漸淡出歷史舞台。

從繪畫、電影、舞台劇、小說和紀錄片等作品,認識藝術與政治的關連,也是認識社會和歷史的有趣方法,強力推薦學生看《反安保:藝術之戰》。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1, 2018

以行動做藝術——阿斯葛.瓊「沒有邊界」

策展人將丹麥藝術家阿斯葛.瓊(Asger Oluf Jorn) 和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作雙個展似乎有種不同時代...
Nov 19, 2018

重現香港村落今昔好風光 《香港村落——江啟明畫筆下的鄉郊歲月》

自言「一出世已識揸畫筆」的江啟明是香港土生土長第一代畫家,自學成才的他幾十年來畫遍香港大大小小不同角落,從街頭巷尾的生活實景及人情世態、建築...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