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製造現實

本文轉載自2019年12月號(vol 99)《△志》

失語。當這篇文章刋出時,香港應該已經進入另一個世代。

這裡想分享的是荷蘭阿姆斯特丹DAS劇院碩士課程的藝術總監Silvia Bottiroli令我深深震撼的作品,震撼是因爲它跟每天在香港不同角落正在發生的事情,都可以產生或大或小的回響。作品在2015年意大利Santarcangelo藝術節出現,Silvia當時是藝術節的策展人,除了是資深的藝術活動策劃外,也是當代劇場和舞蹈的研究員,特別是表演藝術中的政治和道德價值,藝術創作以及觀衆的社會涵義等。

對,是關於藝術與政治和社會的關係,是關乎道德價值,是關乎製造現實(reality-making)的問題,而不純粹是美學和概念的探索。作品的靈感來自本欄前些時候介紹過的歐洲炙手可熱的劇場導演和劇場組織國際政治謀殺學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Political Murder)創始人Milo Rau的作品 Breivik’s Statement。Breivik 是2011年在挪威奧斯陸集體屠殺77人的兇手,他後來在法庭上自我答辯,講述他這恐怖主義行動背後的動機和目標。極端右翼的Breivik深信,歐洲的衰落完全是因爲移民和多元文化所導致。法庭認為這段講話非常危險,不適合公開和傳播。Milo決定把這段講話重演,每次還邀請一位左翼和一位右翼政客對話,回應這段狹隘和極度缺乏邏輯思維的答辯。除了一般劇場外,也在非劇場的地方上演。Milo認爲,「當你在一個公衆舞台上完整地看到和聽到這種論述,你會突然驚覺事情是如何複雜,它箇中完完全全的意義、事情原來是多麽陌生…… 這些不斷被反覆傳播、已經是公開秘密的右翼民粹主義者的常識和論據,在如此一個演出中,直面觀衆和公衆,人們不得不思辨箇中狹隘和極度矛盾、缺乏邏輯的説法。」

Silvia把Milo的做法進一步發展,帶到意大利中部Santarcangelo鎮主要的廣場中。2015年Santarcangelo藝術節開幕那個晚上,安坐觀衆席上和人來人往的廣場中央,人們靜候觀看一個藝術節開幕表演,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下,原來在大螢幕上閃動的是Breivik那篇被法庭認爲不適合公開和傳播的右翼恐怖主義集體殺戮的辯説。Silvia要觀衆沒有選擇地、完整地觀看現實這一直被容忍和默許的一頁,只要不被看到,不需要直面,社會便如常生活。Silvia不希望現實在劇場消失或被消費,她要探討藝術與現實的關係,搭建場景,在公衆廣場上,讓一段真實的政治宣言,完整地直接穿透每一只耳朵、每一個心靈。我們會怎麽反應?

五個多月以來,香港政府和警察對社會現實的描述和理解,荒謬絕倫、前後矛盾、狹隘偏頗、違反基本社會公義和道德倫理。整個社會活在平衡時空中,看見的沒有被看見的,一個接一個撲面而來,一個比一個慘烈血腥,挑戰基本道德信念。如何避免我們繼續默許和容忍這些肆虐的思想和行爲?

失語!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Silvia Bottiroli is a curator, researcher and organizer in the contemporary performing arts field. After completing a Ph.D.

Milo Rau (born January 25, 1977) is a Swiss theater director, journalist, essayist and lecturer. He won the Swiss Theater Award in 2014.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