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本文轉載自2018年4月號(vol 80)《△志》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太平,風一吹甚麼都沒了。」因為諷刺味濃,主辦單位自動粗暴地用黑油蓋上「粉飾」兩個字。李小姐的作品是將展場改變成所有人的活動空間,牆上同樣寫了大段粉筆字,其中提及展場於三個月後結束,它將會變成一萬元租金的娛樂場所,可能是因為「洩露國家機密」,所有粉筆字全部被抹去。結果,兩人退出展覽。這種審查,將來可會在香港發生嗎?

1933年1月31日獨裁者希特拉上台,同年9月,他委任Joseph Goebbels出掌類似文化局的機構,並進行一次德國文化大清洗,將一些他認為不夠「純淨」的書籍燒掉,剝奪看不順眼的藝術家和音樂家老師的教席。此後,只有文化局的成員和「純」德國人,才有資格從事文化產業。至1935年,文化局成員數目達到十萬。1937年6月30日,Joseph Goebbels委派負責視藝文化部的頭目Adolf Ziegler成立一個6人小組,從全德國的博物館中,沒收了5,000多件被認為是屬於現代派的作品,當中包括多位德國表現主義大師級的藝術家的創作:Heckel 759件、Emil Nolde 1,052件、Ernst Ludwig Kirchner 639件、Max Beckmann 508件,其他還有Marc Chagall、James Ensor、Henri Matisse、Pablo Picasso、Kandinsky、Otto Dix、George Grosz、Oskar Kokoschka和 Van Gogh。另外,為了進一步貶低現代藝術的價值,這小組從32間博物館的藏品中,抽出共650件繪畫、雕塑、版畫和書籍等,在短短20天內,搞了一個藝術史上著名的大型展覽《Degenerate Art》,在1937年7月19日於慕尼黑開幕,至同年11日30日結束。之後還在其他德國和奧地利城市巡迴展出,總共吸引了二百多萬名觀眾!

《Degenerate Art》在慕尼黑狹窄擠逼的Haus der Deutsche Kunst畫廊展出時, 「策展人」Adolf Ziegler刻意把650件作品排成上下兩三行,擺得密密麻麻、歪歪斜斜,並把作品解說寫在牆上,而非慣常的整齊四正印刷説明。這樣做,目的就是要公開羞辱和矮化這些藝術品。納粹的美學認爲,所有猶太人和共產黨人的創作都是污穢的、病態的、不道德的、醜陋的、並且充滿毒素。這批藝術家全都被形容為精神病患者、罪犯、妓女、無政府主義者和瘋癲的人。因此,他們的畫風被評為不夠正統:一是將人物嚴重扭曲,如Nolde、Kirchner和Ensor等;一是抽象到只剩下線條和色彩,如Kandinsky、Klee 和Picasso等;又或者作品內容充滿痛苦和批判,如Beckmann、Grosz和 Dix等。希特拉認為,現代主義美學是一場騙局,污染德國文化精神,他極之崇尚希臘神話太陽神阿波羅神的理性、秩序和純淨精神;又排斥酒神狄奧尼索斯的非理性、混亂和感性。希特拉鍾情古典風格,例如他心儀藝術家Adolf Ziegler的三聯畫 《The Four Elements》,畫中四個裸女非常圓潤寫實,每一吋畫面的筆觸都細緻精確,構圖工整簡潔,四平八穩。相反,另一張三聯畫Max Beckmann 的《Departure》卻被批評為拙劣和腐敗的作品。

學生也許不知道希特拉曾經報考過德國的藝術學院,但被拒於門外。有些人認爲,如果當年希特拉成功入讀藝術學院,世界可能多了一個藝術家,而不是一個獨栽者,而人類歷史會是另一個版本。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9, 2018

傑夫.昆斯 談藝術與創作

當代藝術市場的寵兒,當代普普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於剛過去的三月底巴塞爾藝術展訪港期間,只接受香港大學的演講邀請,把其它商...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
Jun 08, 2018

【島聚香港 X 形而】人類與機器愈見走近 審美觀也隨之改變嗎?

審美本身並沒有新舊之分,不過隨着手機、虛擬現實等科技相繼普及化,人們視覺的焦點也許有所不同。 傳統與科覺跟美學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由舊看新,...
Jun 07, 2018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
Jun 06, 2018

光影捕手,時間的記錄者 —— 單維軍「千染萬點」

充滿藝術氣息的巴黎,自古到今培育了無數畫家,能夠旅居巴黎,無疑是很多藝術家的夢想。然而當你離鄉別井,隻身去到新環境,又是怎樣的光景?創作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