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2)

本文轉載自2018年4月號(vol 80)《△志》

香港兩位藝術家化名張鹿鳴和李鳳儀被邀參加今年港深城市建築雙年展,作品於羅湖分展場展出。張先生在一幅玻璃牆鋪上一層薄英泥,以塗鴉手法寫上「粉飾太平,風一吹甚麼都沒了。」因為諷刺味濃,主辦單位自動粗暴地用黑油蓋上「粉飾」兩個字。李小姐的作品是將展場改變成所有人的活動空間,牆上同樣寫了大段粉筆字,其中提及展場於三個月後結束,它將會變成一萬元租金的娛樂場所,可能是因為「洩露國家機密」,所有粉筆字全部被抹去。結果,兩人退出展覽。這種審查,將來可會在香港發生嗎?

1933年1月31日獨裁者希特拉上台,同年9月,他委任Joseph Goebbels出掌類似文化局的機構,並進行一次德國文化大清洗,將一些他認為不夠「純淨」的書籍燒掉,剝奪看不順眼的藝術家和音樂家老師的教席。此後,只有文化局的成員和「純」德國人,才有資格從事文化產業。至1935年,文化局成員數目達到十萬。1937年6月30日,Joseph Goebbels委派負責視藝文化部的頭目Adolf Ziegler成立一個6人小組,從全德國的博物館中,沒收了5,000多件被認為是屬於現代派的作品,當中包括多位德國表現主義大師級的藝術家的創作:Heckel 759件、Emil Nolde 1,052件、Ernst Ludwig Kirchner 639件、Max Beckmann 508件,其他還有Marc Chagall、James Ensor、Henri Matisse、Pablo Picasso、Kandinsky、Otto Dix、George Grosz、Oskar Kokoschka和 Van Gogh。另外,為了進一步貶低現代藝術的價值,這小組從32間博物館的藏品中,抽出共650件繪畫、雕塑、版畫和書籍等,在短短20天內,搞了一個藝術史上著名的大型展覽《Degenerate Art》,在1937年7月19日於慕尼黑開幕,至同年11日30日結束。之後還在其他德國和奧地利城市巡迴展出,總共吸引了二百多萬名觀眾!

《Degenerate Art》在慕尼黑狹窄擠逼的Haus der Deutsche Kunst畫廊展出時, 「策展人」Adolf Ziegler刻意把650件作品排成上下兩三行,擺得密密麻麻、歪歪斜斜,並把作品解說寫在牆上,而非慣常的整齊四正印刷説明。這樣做,目的就是要公開羞辱和矮化這些藝術品。納粹的美學認爲,所有猶太人和共產黨人的創作都是污穢的、病態的、不道德的、醜陋的、並且充滿毒素。這批藝術家全都被形容為精神病患者、罪犯、妓女、無政府主義者和瘋癲的人。因此,他們的畫風被評為不夠正統:一是將人物嚴重扭曲,如Nolde、Kirchner和Ensor等;一是抽象到只剩下線條和色彩,如Kandinsky、Klee 和Picasso等;又或者作品內容充滿痛苦和批判,如Beckmann、Grosz和 Dix等。希特拉認為,現代主義美學是一場騙局,污染德國文化精神,他極之崇尚希臘神話太陽神阿波羅神的理性、秩序和純淨精神;又排斥酒神狄奧尼索斯的非理性、混亂和感性。希特拉鍾情古典風格,例如他心儀藝術家Adolf Ziegler的三聯畫 《The Four Elements》,畫中四個裸女非常圓潤寫實,每一吋畫面的筆觸都細緻精確,構圖工整簡潔,四平八穩。相反,另一張三聯畫Max Beckmann 的《Departure》卻被批評為拙劣和腐敗的作品。

學生也許不知道希特拉曾經報考過德國的藝術學院,但被拒於門外。有些人認爲,如果當年希特拉成功入讀藝術學院,世界可能多了一個藝術家,而不是一個獨栽者,而人類歷史會是另一個版本。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是一位法國畫家,野獸派的創始人及主要代表人物,也是一位雕塑家及版畫家。馬諦斯與畢卡索、馬歇爾·杜尚一起為20世紀初的造型藝術帶來巨大變革。他也是野獸派的領袖。野獸派主張印象主義的理論,促成了20世紀第一次的藝術運動。使用大膽及平面的色彩、不拘的線條就是馬諦斯的風格。風趣的結構、鮮明的色彩及輕鬆的主題就是令他成名的特點,也使得其成為現代藝術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8

重塑時間與記憶——白立方作品與文獻展

白立方畫廊為慶祝成立25年,特意在香港於即日起至25日舉辦紀念展「溫故而知新:作品與文獻回顧」。畫廊挑選了超過30位藝術家共展出36件作品,...
Aug 13, 2018

荷蘭與佛蘭芒黃金時代

五月尾香港蘇富比在其金鐘藝術空間展出一系列荷蘭與佛蘭芒油畫鉅作,展現了西洋藝術史其中一段重要時期的珍貴作品。十七世紀的荷蘭正值黃金時代,無論...
Aug 04, 2018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
Aug 02, 2018

如果城市可重來——“Post-Industrial Landscapes 5.0: Urban Scan”

那天我走進Osage的白盒子,看見了一個感覺陌生的景色——展場裡有一個個捲成圈圓的圖畫,上面有對內、對外的一幅幅城市景象。彷彿你擁有走進去,...
Aug 02, 2018

共存的意義——馬玉江「夜未央」

才踏入「夜未央」馬玉江個展展場,就教人感到有點壓迫。空間小小的,三面牆都貼滿了黑黑白白的紙,上面依稀印有些模模糊糊的字。望向左面的白牆,寫著...
Jul 30,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2)

每次世界發生大型社會運動,藝術與音樂都從不缺席。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出現了大量精彩海報,而音樂人亦以音樂回應。 就以2014年香港佔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