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作雜記】做音樂搵唔搵到食?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從年少時學音樂到現在全職做音樂,持續聽到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做音樂搵唔到食」。除了香港,這想法似乎也適用於世界各地。究竟這是刻板印象還是真實情況?我在中大讀書時主修音樂,當年升大學選科時首選數學,因為頗有興趣,而且考試成績又好(反觀當年我會考音樂只有E,哈哈),但最後卻選擇了自己更喜歡但普遍認為沒有甚麼前途的音樂作主修。入讀大學後,見到很多同學和師兄師姐以教樂器為兼職賺取不錯的收入,較進取的,在課餘兼職一個月也能賺取兩三萬,對學生來說算是很豐厚!我當年也有兼職教樂器和承接編曲作曲的工作,收入也算不錯。畢業後,我認識到更多不同的音樂人,對這個透明度不高的行業也開始逐漸理解。

如果以我身邊所認識的音樂工作者來作一個不科學的籠統計算(泛指普遍的音樂工作者,歌星、業內頂尖者則不計算在內),收入較高和較穩定的似乎是以瘋狂教樂器的人佔頭幾位,尤以教主流西方樂器者為甚,因為學習的人較多,時薪也較高。為何用「瘋狂」這一詞呢?認識有些老師可以一起床就一直教到半夜,早上可見他們在家穿著睡褲口擔牙刷已在教學。當然要用心經營一段時間才可以有這個學生數量,正如做其他職業也不保證短期內會升職。這些朋友當中聽說年收百萬者眾,但也有朋友訴說這樣每天教學很悶,希望有機會多做其他與音樂有關的非恆常教學工作。除教學外,樂團樂師也是一份全職職業,而且可以兼職教學生。全港有三個全職業樂團,其中某樂團的樂師薪金在官網可找到,不算秘密,最低起薪點約四萬一個月,應是三團中人工最高的,如有兼職教學收入就更高。但樂團樂師這種職業的競爭者來自全世界,而且位少,要考上也不容易。

我從來沒有考慮過做全職樂手,但我也差不多做過七八年全職教學,教過不同樂器和樂理;教過學校和私人學生。但因為我自己喜歡創作,所以一邊教學一邊為自己轉營為全職創作人而舖排。當自由身工作者收入很浮動,但年月慮積,工作多年後收入會變穩定。到現在覺得做自由身工作困難之處是除本身音樂技能外,自我經營技巧和人際網絡的處理也相當考功夫。如何定價、如何談判、如何選擇工作、如何擴大人際網絡、甚至如何追數等也是種種不同的技巧。那麼,做自由身音樂創作人「搵唔搵到食呢」?這樣說吧,我相信所有音樂人都有能力以音樂維生,沒有所謂「搵唔搵到食」這回事,這與行業本身無關。但只忠於自己喜愛的音樂而奮不顧身、或投入易賺錢的音樂市場主流享受成果、還是兩者平衡,從來都是選擇。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5, 2019

平靜下的無可阻擋的強悍——「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壓軸呈獻「風平草動」

野草無比強韌、不畏艱難、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均能生存、探尋一己空間的特質。在黎蘊賢策劃及監製的跨界演出《風平草動》中,將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
Jan 08, 2019

行得快就好世界?──梁基爵《順時針逆行》

置身時代巨輪中,社會氣氛充斥着「天天迫我上路」的氛圍,要進步、難避免捲入時代之中而加快腳步,正面說來這個城市相當有「動力」,但我們可曾停下來...
Jan 06, 2019

【太陽下的吞吐】政治劇場

出任比利時NTGent劇院2018/19劇季藝術總監的瑞士導演及作家Milo Rau,在2018年5月為未來的城市劇場擬定「Ghent宣言」...
Dec 31, 2018

【雕文嵐女】時勢造藝術?

在最近的策展講座中,我以“Social Transformation”(中譯:社會轉化/轉型)為主軸,請來四位講者:黃國才、張怡敏、盧樂謙和...
Dec 28, 2018

【創作雜記】飛行的理由——《阿飛正轉》

一舖清唱跟台北人力飛行劇團合作創作和演出的無伴奏人聲音樂劇《阿飛正轉》剛在桃園展演中心完成首演。首演當天正值台灣九合一選舉,除了要選出民意代...
Dec 21, 2018

【仁云亦云】聖誕怎快樂

每逢臨近近十二月,市面上的街道和大小商店換上了林林總總聖誕佈置及大減價促銷等宣傳後,四周看似熱鬧興奮;然而,年末其實總教人唏噓,既難免感慨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