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仁云亦云】落場

本文轉載自2019年12月號(vol 99)《△志》

早幾個月前,小弟在這專欄寫了篇名為「去吧!廢中兵團~」的文章,旨在鼓勵中年如我的朋友,特別是藝術界人士考慮參加區議會選舉,以杜絕再出現所謂「白區」的自動當選問題,寫那篇文章有兩個目的:第一當然是上述提及的鼓勵性質,其二是自我檢視和盤點,看看自己是否有能耐適合參選,因當日執筆之時,剛開始進行參選之前期準備工作;而今天,正如大家或早已知悉,小弟以獨立素人身份,僥倖當選了自己居住的茘景區議員一職,望以本文聊表一下心情和想法。

職業和區議員的想像

回首過去幾個月來,幸得媒體關注,獲邀做了幾個選舉訪問,得以增加曝光率和分享個人理念,對選情或許有點幫助;然更大的裨益,是令我疏理出一些想法,思考多了藝術家和社會之間的關係。首先,如果是社工、律師、政黨成員,甚至是醫生、白領或大學畢業生等身份參選,大眾似乎都不感好奇,偏偏藝術家參選,媒體便認為有特別需要報導之處;並且總覺得我們會有些「符fit」去運用藝術介入社區,又或者疑惑我們會否只視參選為創作一件作品而已……總之藝術家嘛,不是曲高和寡自我中心,就是離地萬丈不吃人間煙火,竟踩入社區和政治的泥沼中,實非普羅大眾能想像到的事情。反過來說,在我們心目中,區議員到底需要怎樣的性格特質、背景或專長,我們又有沒有想過?想過後有沒有清晰的答案?

藝術家做任何創作,都最需要自由的土壤,而藝術家對周遭事物的敏感度,亦有機會比一般上班族高,通過參選投身社區事務,其實也是順理成章;加上「甚麼事情都有可能」的心態,本身已是最大的基礎態度,不一定需要倚仗藝術創作之名來運用在社區,正如當律師或會計師做區議員的話,就要天天拿法律和數字出來了麼? 

任重道遠、未敢忘記

四年光陰話長不長,說短不短,在票站內得知自己當選時,除了和支持者稍微興奮了一陣子後,很快已換上了誠惶誠恐的心情。首先今次全港選情能如此一面倒翻盤,絕對是社會上的天時地利人和所影響,政府無能而我們對之沒輒、警方濫權而我們只能硬食……種種憤怒和怨懟加起來,成為了香港人需以投票來宣洩的最大原因;加上眾多已發生的不公義、已被捕已受傷的眾人,小弟雖然當選了,實在未敢忘記每一票背後,都是過去半年香港人的慘痛犧牲。

未來的日子總是漫長,每個香港人由現在開始,如果都像投票率那樣踴躍參與社會事務,都貫徹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態度,一起落場在不同崗位上發揮影響力,或許能創造出另一個奇蹟!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