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評論

Review

「忠誠、坦誠、信任」為世人心中來定義愛的量尺,相反地,這三個詞語隱含著不可欺瞞、不可背叛、永不變心之意。可惜的是,人是帶有感情的動物且皆為獨立個體,不僅飲食習慣會改變,穿著品味亦會改變,而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又該如何維持那所謂的海誓山盟、天長地久?再者,在廿一世紀速食文化的快速發展,時代的變遷,人們的情感在變與不變之間又是否存在著對與錯?今次香港話劇團透過改編澳洲劇本《Speaking in Tongues》,粵譯《叛侶》,利用四位演員飾演九個角色,呈現人與人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並藉由多個角色的複雜性帶出情感間的微妙,進而重新定義當最親密的人成了最不能信任的人時,該如何重拾或放下。

從1989到2019年,梅卓燕、伍宇烈、楊春江與黃大徽四位資深舞者,與香港文化中心結下或深或淺的緣份。《燕宇春徽》不單為見證香港文化中心三十周年之作,更展示了四位編舞對劇場內外與舞蹈、身體關係的思索。

2017年,伊朗導演穆罕默德拉穌羅夫的《就算世界與我為敵》(A Man of Integrity)在法國康城影展獲「一種關注」單元大獎,然而他不僅未能出國親身領獎,後來甚至成為階下囚——他的國家視他為敵人,不准他離國,不准他拍片,不准他說話,不准他發聲。拉穌羅夫的電影在國際間屢獲殊榮,卻一部也未曾在孕育他的土地上映。但這一切卻未曾阻止他創作,在長達二十年、不合情理的禁拍令下,他未曾停止過拍攝電影。

也斯,詩人、小說家、散文家、學者、老師,由少年時代起筆耕不輟,一生致力於文學研究和創作,影響了幾代香港人。毫不誇張地說,如果沒有也斯的推動,「香港文學」和「香港文化」並不會被當作嚴肅的研究課題,存在於學界。也斯已然是一個文化符號:他的創作既寄情本土又有世界眼光,這在香港作家中,並不多見。多產的也斯最動人的作品,始終還是他的詩歌。漢學家顧彬就曾盛讚其「宋朝詩歌美學」,因為任何日常點滴、微小的事物都逃不過他的觀察和記憶。也斯的詩歌紀錄的雖然是過去,但叩問的卻是當下和未來,這一點,令他的詩至今讀來都不覺得過時。我們常常跟著他的詩歌叩問:香港究竟是甚麼樣的存在?她又將何去何從?

綠葉劇團《孤兒》一劇之故事取材自經典中國故事「趙氏孤兒」。自《左傳》開始,「趙氏孤兒」便一直在中國社會流傳,並屢在中外被改編成戲劇作品,可見此故事跨越時空的巨大文化影響。然而,《孤兒》宣傳文字中流露出的自我定位意識,已然昭示本次演出並不滿足於單純的經典傳承,而是企圖更進一步,以後設的方式疏理這個傳統故事的不同敘事維度,邀請觀眾探索「趙氏孤兒」的複雜面貌,進而在文化、政治及倫理等層面,引發觀眾思考。

紀錄總是合成的。紀錄劇場《山下的證詞》以南亞裔香港人的生存實況為題材,透過自述、採訪、政府檔案、書籍和影視片段等不同媒介構成主要內容。雖然這次創作以社會現實的問題為主體,但創作者同時也將自身的紀錄者位置呈現在觀眾眼前,並揭露「紀錄」本身的再現結構。天台製作利用即場攝錄轉播(Live feed) 加上色彩嵌空(Chroma key)的影像合成技術,以簡單的綠幕合成及其他特效,配合人偶、照片播報(slide show)和演唱等多種媒介,靈活地組合成豐富生動的演出。

無論是去年香港藝術節被搶購一空的《金錢世界》,到近期「大館劇場季」中的《童話研究所》及《被告哈姆雷特,請回答》,互動劇場引領觀眾跳出傳統劇場佈局,實踐當代劇場的多變。觀眾對流動、不限於席上的劇場體驗不陌生,卻往往離不開或是黑盒或是環境式的「舞台」框架。香港教育劇場論壇舉辦的「劇場遊戲共學社」透過遊戲互動讓參加者體驗舞台以外的應用劇場,啟發以參與者角度感受戲劇元素及思考劇場於生活的應用。

金澤21世紀美術館有一個很有名的藝術品叫《The Swimming Pool》跟英國新文本編劇Ravenhill的《泳池(沒有水)》可以算是相映其趣:前者因為頭上一層水,感到自己在水底「暢游」; 後者索性連水也沒有,赤裸裸把英國八十年代視覺藝術界當中的名利、妒忌和道德放在觀眾面前。兩個作品都沒有真實的泳池,但卻在不同程度上諷刺人性的陰暗面。而「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泳池(沒有水)》的獨特之處是由演員自決如何演繹文本,讓演員在探討新文本有更多延伸,好像形體訓練和相關議題討論。而這些創作歷程及反思,經過整理後也令到觀眾閱讀文本演釋上有更多的切入點。這個形式猶如哲學家德勒茲提出在千高原上的根莖(Rhizome)是不斷在一個平原上生成擴展,打破了樹的主導,讓該地生機處處。不少文本當中被演員討論的議題,如妒忌和以偷窺成名等,令演繹文本更活靈活現。

《維多利雅講》為一種較新的藝術表演形態,結合無伴奏合唱(a cappella)及戲劇的無伴奏合唱劇場,全劇以幽默、詼諧的方式呈現香港文化因時代的變遷所帶來的影響與改變。劇名以取「維多利亞港」之諧音「雅」字帶出整齣劇的精髓,感嘆現代人因速食文化對於雅言不再重視,逝去高雅的詞彙,並引用多首文言文《易經》、《孟子》等,點出每首歌曲的主旨,而「講」則是因此劇不單只有戲劇的成分,更融合說唱的元素在內,故將維多利亞「港」改為「講」。

《一個人的政治:長毛》整個演出大致可以分成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在戶外舉行的參與式演出,觀眾被邀請到一個戶外空間,由三個攤位組成,演出者邀請觀眾參與攤位遊戲,並在遊戲中向觀眾發放訊息,主要是圍繞不同人士對長毛的為人或行事作出的評價;此外,表演者也有以角色扮演的方式,嘗試向觀眾呈現長毛在抗爭時的典型場景。第二部分則是在室內舉行,觀眾圍繞圓形的舞台坐下,演出者在舞台內外進行表演,內容主要是以逆時的方式,呈現長毛自七、八十年代來進行過的政治抗爭活動一些標誌性時刻;演出者的角色十分多樣化,其中兩名演出者分別扮演中老年及青年時期的長毛,其他演出者則扮演長毛認識的政治人物、社運人士、街坊等角色,時而跟長毛進行互動,時而以一種較疏離的方式對長毛在某一個特定時空的行為或決定作出評價。

最近被《香港真實影像協會》邀請欣賞一套有關社會運動的紀錄片,想我欣賞完後寫下評論。作為一個撰寫音樂的評論人,寫電影配樂可能發揮得更淋漓盡致,要寫一套影片的觀後感,還要是有歷史背景脈絡的紀錄片,似乎對我是一種挑戰。也許是該機構喜歡我坦率的文筆,不會扮有文化、懶高深,不然裝強書寫下去可能有點斑門弄斧。

物件劇場在香港是較為新穎的劇場手法,是次《阿德的小宇宙》由溫玉茹和劉銘鏗執導,嘗試帶領大小朋友進入一個小學二年級的男生——阿德和他的雜物之間的小故事。沉默寡言的阿德總不願意打掃或整理他的房間,父母想方設法讓阿德自動自覺執拾堆積如山的雜物,卻從來未注意到這些看似雜亂無章的小物件,在阿德眼中都是活生生的好朋友,並在幻想中守護著他。

都市人的營營役役,雖然生活可以多姿多彩,但仍希望自己有一個遠離所有雜事的個人空間。但這種追求,在紛亂的世界中是何等奢侈,而當中的掙扎更可以在今次香港藝術節帕佛.約菲(Paavo Järvi)與NHK交響樂團(下稱NHK)的音樂會中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