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Sebastiao認為攝影師不用追求個人風格,這是無須刻意去建立的,只要你全心投入拍攝,在百份之一秒中將現實凝住,一霎那的世界就這樣呈現在照片上。你個人的性格,所有的感情和想法,全都盛載在圖像內,這就是你的「風格」,無須刻意追求。你平時如何生活、聽甚麼音樂、看那類書籍、喜歡那些藝術等,所有構成你生命的內涵,全都展現在作品裡,騙不了人。還有,Sebastiao發現大多數攝影師都太沉溺於自己是創作人,太少留意被拍攝的對象,以為他們只是聽話馴服的個體,才不知攝影創作是關乎兩者之間一道親密,以至精神上的交流。所以,真正「創造」一張相片的不只是攝影師,也包括被拍攝者。這關乎兩者之間的空間距離,太遠則顯得抽離,靠近一點則比較溫暖、情感較爲豐富,並看見彼此的連繫。

孤獨,在城市裡彷彿一種邊緣狀態。人們每天將目光流連在smartphone上,極力沉醉於社交媒體,up facebook post ig吸引他人目光,都似為證明自己不是孤獨、不是不被注視的。只是坦白說,其實做盡了所有事情,人終究是無法擺脫孤獨吧?而說到底,孤獨又有甚麼可恥呢?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於是創世頭一天,已有光的存在。光除了照亮一切,亦牽動人的情感,啟發智性,激盪靈魂。而美國藝術家James Turrell(詹姆斯.特瑞爾)視光為我們生命中不能缺少的養分,一如食物,是生存必需。而他的作品不是用光去呈現甚麼,而是呈現了光。

James Turrell擅長用光來迷惑我們的感官。雖然以光做作品的的藝術家大不乏人, 但James Turrell對這一輕巧且觸摸不著的媒介非常專一,終其一生鑽研光與空間的關係,測試人們對光及天空的認知,帶來新的視覺感官體驗。他巧妙結合概念與裝置形式,龐及科學及數學的運算分析,加上對心理學的知識、天文及宇宙的好奇,配合建築的特殊結構,以實驗精神做出最出神入化的作品,讓人們重新發現自然之美。 

寫稿的這天,4月15日,巴黎聖母院著火了,尖塔倒了,我的母親也倒了。創作的人總是有太多聯想,這一倒,那一病,讓我想起了麥顯揚(阿麥)。

我曾應策展人任卓華(Valerie C. Doran)之邀,於《尋找麥顯揚》展覽(2008-2009年),作為一位素未謀面的雕塑後輩在他離世十四年後,去回應他的藝術。我花了一整年做了不少他的研究以及訪問他的生前好友 。一方面好奇當時藝術家的生活點滴和創作的關係,另一方面亦抱著對偶像前輩的幻想去八卦,最後意外地接收了他生前好友的友誼。

中國畫的精髓,除了描繪事物的形神,畫家更會將自身的感受、思緒融入畫中,藉以感染看畫人。也所以,中國畫的作畫目的,不在「寫景」而是「寫意」,呈現出畫家的內心世界。一新美術館由四月中開始舉行的「丹青夢:一濤居藏品」展覽,展出由「一濤居」所藏近50幅中國繪畫,讓大眾從中窺探畫家於作品內蘊藏的「丹青夢」。

是次展覽展出22位由清初至現代名家及國畫大師的作品,當中包括清初著名「四僧」中的八大山人與石濤、二十世紀初力圖革新國畫的高劍父與徐悲鴻,以及在傳統中尋求突破的齊白石與張大千等。中國畫無論畫人物、花鳥、山水等,皆力求景與情結合,在其生動氣韻中,他們的丹青夢又是怎樣的?

從2017年開始,藝術家李婷婷就嘗試在平面作品中呈現更多維的空間,在今次的最新個展「複調」中,無論是將圖像依次疊加,以音樂複調般的手法,延伸出時間的緯度,還是將大家熟悉的傳統山水空間重新解構,創造出全新的觀看體驗,都可以看到李婷婷風格的蛻變。但這些看似富有當代藝術風格的創作,其實始終沒有脫離與傳統文化的深厚聯繫,李婷婷直言自己從骨子裡熱愛傳統藝術,今次展出的重疊系列和山水系列亦是她對傳統藝術的致敬。

人類是何時開始進行勞動的呢?小弟不是人類學家,只能以基本常識作以下推敲:自原始人時代,人類為了生存下去,便要克服外在環境的挑戰,與及填飽肚子;於是製作工具、狩獵、耕種、建棲身之所等勞動慢慢展開了,並因為個人勞動的成果有限,很快就成為群體部落分工合作形式的勞動,生存條件得到改善,人類文明由是展開……

執筆時,中國攝影師盧廣身處何方?至今,仍然音訊全無。

盧廣在接受訪問時,曾講過他的攝影美學深受攝影師Sebastiao Salgado影響。而Salgado 的照片,也一直是我的必備教材。

兩國相距甚遠、看似毫不相關,卻被一種奇妙且複雜的情感連在一起。在經歷不少社會事件後,滿以為看待中國時,只有我們才會五味雜陳;然而看畢阮世山在光影作坊的展覽「山連山 水連水」後,才意識到——面對中國時的複雜感覺,不只是香港人獨有,原來還有越南人,而這兩個國家之間的恩怨情仇更有一段悠長的歷史。我對越南並不熟悉,未有機會踏足這國境;然而奇異在於,觀看這展覽時並未感到有距離,卻有一份難以言喻的共鳴。

駭/hacking,總令人聯想到電影中那些神秘的高智能電腦駭客: 穿著寬鬆衛衣、身上佈滿密碼般的紋身和穿孔,喝著黑咖啡,對電腦程式這套語言瞭如指掌,在彈指間便破解了壞蛋重重加鎖的電腦系統……扯遠了。問題是,「駭」和你我這些普通人平靜如水、一成不變的生活到底有何關係?1a空間的展覽「駭‧動」,正正以「駭」為題,卻捨棄了人們對駭/hacking的固有觀念——駭,不再關於高科技與聰明絕頂,而在於入侵那條看不見的界線,打破把我們困在其中的界限。

每年四月文章,都是我對過往三月婦女節的回應。去年談及一個關於香港女性藝術家作品被收藏情况的研討會,男觀眾只有百分之十。一年後,情況如何?今年大館所邀的「性別的暴力(從香港角度探討)座談會」,男性觀眾的比例依然是百分之十。主持人由亞洲文獻庫的研究員黃湲婷擔任,參與討論的有:研究香港女性藝術家的學者文潔華教授、電影導演許雅舒、畫家高天恩和從事雕塑的我,這可能和我們都是來自以男性為主的界別有關。

為配合西九文化區M+展亭最新展覽,展期至4月22日的「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鄭道鍊早前特意請來香港大學藝術系副教授官綺雲以「肺腑之交:園林間的狂放與奇癖」為題發表演講。她先介紹古典園林,並形容為「匠心獨運、巧奪天工之作,集古代建築、繪畫、書法、雕刻、盆景、詩詞、文學及哲學於一身。江南園林更是以靈巧秀麗、恬靜怡人及幽雅精緻見稱。園林內亭、台、樓、閣、軒、廳、榭、廊、牆、花草樹木、假石山和池水皆被巧妙搭配,在有限的空間塑造變化無窮、具詩情畫意之美景,內涵深邃、意境深遠。雖然位於都市的私宅內,但在園內只有清幽雅緻的美景,完全聽不見人喧馬嘶,恍如鬧市內的隱世桃源。在園林內遊走不但能領略中國的古典美學,更能窺見中國論理、儒釋道人生哲學與人文精神。

香港當代多媒體藝術家林東鵬在靜候訪問之時,捧起書本細味嘴嚼,看得津津有味。誰料他自我截破並剖析說「我並不是那麼靜心能坐下來細閱之人,我要是那麼靜態的話,我便能集中在繪畫這一媒介上。文學作品更甚少接觸,近來再碰上也是因為參與了由香港文學館每年一度舉辦的文學季。活動剛開始了兩個星期,我的一節是和董啟章對話。在書本裏看到有趣的句子,我會撕下那頁標註起來傳送給他。他可能會覺得我很怪,但能這樣共同溝通彼此的想法,我很是興奮。」他與我分享他與文學、今次「山洞記」的緣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