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滴達,滴達,是時間之流轉不息,亦是年輕現代水墨藝術家鄭丹珊在Sansiao Gallery最新個展的題目:以畫筆點滴記錄所遇到的微小、不起眼的東西及事情:譬如說貓兒最喜歡藏身的地方、花草在不可能環境下之萌芽……她都以細膩的工筆畫法及現代化的構想,畫下對身邊一事一物的情感。

蘇珊桑塔格在《論攝影》中說,攝影的出現令人看見以往看不到的事物。這句說話,意旨在遙遠他方、我們只能耳聞不能目睹之事,或是指與一般平凡中產生活中被隱而不見的小眾,又或者是我們平常看不見的表情與神態。在云云攝影類型之中,肖象的幽秘之處往往最巧妙、最難以言喻,因為影像中的主角並非眾人皆懂的山水或城市美態,甚至也不止於相中人美麗臉龐,而是眼神、表情裡隱藏著人的靈魂。Irving Penn,便是肖象攝影大師中的表表者。

相機的普及,已不只是可較易購置一部相機的程度,而是每人的手機內也具備清晰的拍攝功能,攝影早已不是遙不可及,反之為隨處隨時可用之貼身工具,你可察覺這種足以令人震驚的頻繁使用率嗎?我們可如何理解及善用它?「光影作坊」近日於灣仔文化生活薈內展出13位參與攝影藝術計劃「第一天的故事:生活新旅程」的作品,他們均為快將退休或剛退休人士,拍攝內容多元,包括風景照、動植物照、生活照,甚至香港足球隊的照片也在其中。如果相片記下了「溫度、速度、溫柔和憤怒」等種種感覺,在他們的相片又流露出怎樣的思緒及力量?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李惠利院校最新展覽——「葉錦添:藍——藝術、服裝與記憶」,可謂HKDI Gallery自2010年開館以來在舞台、服裝及視覺等範疇上的第一次大展。葉錦添過往因為卓越不凡的電影服裝和舞台及佈景設計而聲名大噪,蜚聲國際,雖貴為首位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的華人,今次也屬他於香港舉辦的首次個展。是次展出他三十多年來堅信的美學觀念和艱辛的創作歷程,展品包括當年憑藉《卧虎藏龍》服裝設計拿下殊榮的經典戲服。無論是展廳大門,還是大廳內均飾以藍色紗布幕,把空間映照得如置身浩瀚的海洋,所有的展品皆掃上一抹淡藍色。同時又充滿科幻感,猶如身處時空隧道穿越未來。他剖析這佈展顏色的選擇「藍色是海洋與地球的顏色,也是我認為記憶所屬的顏色。人們的想像是無限的,其潛意識更像海洋般深邃。

當陶瓷遇上各式媒介,會激發出甚麼可能? 

是次展覽邀請了八組陶藝家尋找來自不同領域的創作伙伴進行跨界合作,當中有陶藝家與時裝設計師、舞台佈景及燈光專家、攝影師、版畫家、文字工作者以至佛教法師等等讓人意想不到的跨界協作,透過意念、經驗、技巧等交流,為陶瓷注入嶄新的創作元素。展覽更特別加入觸感展品,讓公眾可以親手感受不同質感的陶藝作品,亦邀請了陳育強教授撰寫專題文章,分析是次展覽及當代陶藝的現況。此外,媒體藝術家黃淑賢以五個月的時間走訪及拍攝各參展單位,並製作成錄像裝置,帶領觀眾遊歷八段風格各異的「合陶」之旅。 

 

盧廣是一位我敬佩的攝影師。11月3日,他在新彊被國保帶走了。

回顧2018年受邀的展覽中,以在法國里昂的光影節(Lyon Lumieres)和在中國四川的廣安田野雙年展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不只是個人創作難度的挑戰,而是以藝術家身份,在短短兩星期內碰撞到截然不同的城市文化,見證著各方人仕,如何去對待城市規模的藝術盛事,包括政府、工作人員、觀眾和媒體。

持續聯繫(Constant Connectivity)已經成為21世紀人際溝通的標誌,隨著科技迅速發展,嶄新的互動數碼平台正不斷被引入社會。遊戲不再只是娛樂活動,更被視為一種溝通工具,同時使市場對具備相關知識的媒體畢業生求才若渴。

羅伯特.勞森伯格是美國戰後前衛藝術的重要成員,活躍的藝術運動者,一直被視為五十年來最多元、創新的藝術家。最近香港佩斯畫廊舉行「羅伯特.勞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 維多克(Vydock)」展覽,更特地請來美國著名藝術歷史學家Jonathan Fineberg先生詳談勞森伯格漫長的創作生涯。

踏入新一年,再過廿多天便正式告別不惑(其實四十點解會不惑?明明還有大把事情在疑惑……),跨進四十後正式進入人生下半場。如無橫禍大病痛等,香港男性大概八十歲命,減去結尾十年八載機能衰退身不由己,剩下卅年左右;然後女兒還小,供書教學是其次,時間分配上不少事情當然以她為先,扣除未來約十多年這種「未甩得身」的情況,原來只剩下十多年的自由時間而已,面對如此的下半場時間表,不由得使人心頭涼了一截。

已屆八十四歲之齡,現工作及生活於三藩市的中國當代抽象先鋒馮鍾睿,剛於上月24日完成他在香港世界畫廊舉行的最新個展「悟:1998-2018」。是次展覽已是畫廊第五次為他開展,在長達六十載的藝術生涯裡,集中展示他於九十年代後期的創作,主要回顧過去廿年來的拼貼藝術,展出的十五幅畫作中,竟有多達六幅作品是在這兩年間創作的,可見他不斷銳意創新,不懈地以實驗手法追求自身獨特定位。M+視覺文化博物館也有收藏其作品,更在去年十月的「似重若輕:M+水墨藏品」展覽中展出。

記憶的城市 虛構的城市 從虛實交錯的角度,和大家觀察耳熟能詳的城市景觀及其聲音建築。藝術家將呈現如何以超編碼的方法,把有形與無形的平行空間置換,並越界轉化,讓觀眾看到一直存在卻沒有看見的媒體形態。

置身時代巨輪中,社會氣氛充斥着「天天迫我上路」的氛圍,要進步、難避免捲入時代之中而加快腳步,正面說來這個城市相當有「動力」,但我們可曾停下來思索,「我們在追趕甚麼?」、「可逆行嗎?」,最終「是進步,還是在退步?」。音樂人及藝術家梁基爵(GayBird)一直嘗試結合音樂與科技,探索其可能性,並在劇場及不同場所呈現嶄新的媒體表演藝術。《順時針逆行》於來年一月演出,以音樂表演、影像及空間設計編織別具一格的藝術體驗。然而,順時如何逆行?他說:「時間向前行,但我們身在香港時,就好似在不停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