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每次說到我的創作路,不得不提與師父張義的第一次火拼經驗,窮追不捨地逼他到工作室示範,從早到晚纏著他評論作品,到後來才成為他的近身書僮。作為中文大學藝術系的畢業生,朋友笑我是交大學學費,最化算的學生,在七年的學藝生涯中,三年都在藝術大師的陸羽茶水和酒水中浸著。我也笑答,所有的助學金,都在此時換成書本和古董小玩意,走上「敗家」之路,打個平手。以前,夢想成為中學教師才是正道。誰知道,他,「引誘」我走上創作之路;他,鼓勵我在創作上離經叛道(甚麼材料方法都可以交互替用);人多的地方不要去[1](已是潮流就別做了);心口掛著「勇」字(大不了,重頭再來);創造自己的路,豐富多彩,識飲識食識玩(要專也要博,更要雜學),不要只拘泥於「做嘢」(苦工賺錢)。這似是而非,非一般人理解的人生哲學,不只影響了我,也啟發了幾代重要的香港藝術家。

葛量洪視覺藝術獎2019/2020

因應疫情停課

申請截止日期延期!

錄映太奇和 Denny Dimin Gallery 榮幸呈獻錄像藝術節目「香港: 城市傳記」,透過不同年代香港媒體藝術家的作品,帶你一窺香港錄像藝術與社會發展互為表裡的關係。「香港: 城市傳記」由梁學彬策劃,在 2020年3月13至4月18日,於紐約 Denny Dimin Gallery 舉行。

香港錄像藝術推向美國

我們的時代,是社會與生活不斷急速轉變的年代。在全球化脈絡之下,世界城市的發展愈來愈相似,當中卻又存在著文化和社會政治上的差異。香港和紐約分別標示著現代東西方社會發展的里程碑,不但展現出世界各地如何沿著類近的方向前行,還揭示了它們正在面對相同挑戰。

【仁云亦云】念

王天仁 Mar 06, 2020 藝民談 | 視覺藝術

相信誰也沒料到,2019年,我城會在一個沒能醒過來的惡夢中結束,而這個結束,更可能只是個看不到盡頭的開始,在此之前,想用「念」字盤點一下只得一半的2019年。

意念vs信念

近半年來因著社會情況,所有人的生活節奏都搞翻了,對藝術文化圈而言,更是愁雲慘霧,因「自由」二字向來是所有創作的基礎,當自由受到威脅,誰還有心情對外間一切不聞不問,然後躲在studio只顧埋首自己的作品?在義憤填膺下,有人透過作品表達情緒和意念(idea),亦有人深感藝術意念無用,親身以行動參與,來表達更為直接到肉的訴求和不滿,將創作意念暫時放下,以藝術家以外的身份表達自己所堅守之信念。

CHAT六廠宣布高橋瑞木出任執行董事及首席策展人

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CHAT六廠) Feb 20, 2020 業內發佈 | 視覺藝術

(香港, 2020年2月19日)CHAT六廠(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今日宣布委任現任聯席總監高橋瑞木為CHAT六廠執行董事及首席策展人,而原CHAT六廠聯席總監張晶晶將於2020年3月底正式離任。

南豐紗廠創辦人張添琳表示:「我們十分高興宣布高橋瑞木出任CHAT六廠執行董事及首席策展人。自去年三月開幕後,CHAT六廠在高橋瑞木和張晶晶的共同領導下收穫了豐盛的第一年。接下來的階段,高橋瑞木將繼續帶領CHAT六廠團隊,為觀眾帶來高質素的展覽及共學計劃,延續香港紡織業勇於創新的精神。同時,我們非常感謝即將離任的聯席總監張晶晶過去對CHAT六廠的貢獻及付出,並祝福她未來發展更上一層樓。」

WMA就2019/20年度的主題「光」公布兩項大獎的得獎及入圍名單。WMA委託計劃得主德國藝術家Catrine VAL,憑計劃書「Manifesto」獲選。

同時,WMA大師攝影獎的五位入圍者包括馮思諾、廖家明、歐陽茉莉及茱麗仁、鄧廣燊及袁雅芝、王懷謙。 

其中馮思諾同時成為WMA x FORMAT國際攝影節交流計劃2020的得獎者,將前往英國德比參與FORMAT國際攝影節節目及活動。

在烽煙四起之際,交通工具半癱瘓的狀態下,一班教育工作者,包括各大藝術教育機構、藝術館教育推廣的高層、校長會、藝術教師會的幹事及老師代表等聚在一起,聆聽海外及本地的經驗分享,討論未來香港藝術教育發展,整整兩天。外人聽起來,一定覺得這很「離地」,脫離群眾。但是我們參與其中,深感此會的重要性,很可能為香港未來的十年藝術教育按下重要的按扭。

由香港藝術發展局邀約、香港藝術學院主辦,名為「新思域——香港藝術教育」,我更喜歡它的英文名稱——“Expanded Field- Redefining Art Education in Hong Kong”意指更廣濶的領城,重新定義了香港藝術教育。

有沒有想像過未來是怎樣?一切都是人造、活在一個長年播放廣告的巨大螢幕底下,高速列車穿梭著的大城市,不停向上發展的建築物遮蔽了天空,到處是霓虹燈,但隱藏在繁華城市景像背後,是充斥著電子垃圾的貧民窟、環境惡劣的小街小巷。這是不是似層相識的景象?香港、上海,甚至東京街頭,我們就身處在別人所想像的未來一樣;而所謂未來,也許正在我們的生活中發生。

六月以前,香港人從未敢想像自己身處大時代。六月以來,面對社會種種前所未有的震撼事件,香港人在不斷學習如何調整、反應、行動中進化,藝術卻如同經歷一場失語症,在種種情緒與衝擊當中,不知該如何疏理與回應。又或者說,在這個時間點任何回應不是顯得太激動就是太抽離。藉著回看香港人的老問題——殖民歷史的身份認知,又可以幫助我們瞭解今天這個時代嗎?藝術家的群展「借景」以「後殖民」為題,展出多位藝術家回應展覽所在地牛棚以至香港的創作,我們在當中又能否找到這場失語症的解藥?

《水圖》,既是多媒體藝術家楊泳梁正於香港白石畫廊舉辦的個展名稱,亦是他全新創作的視頻作品名字——一組長八分鐘、共六段的影像,楊氏重新構思了宋代畫家馬遠(1160 年-1225 年)的傳統傑作。這組視頻既結合了楊氏在新西蘭收集所得的海洋、河流和湖泊影像,而迷霧籠罩、波濤洶湧的陰鬱景色更可直接追溯到古代山水畫的歷史當中。

生而為人,學習是必經過程。惟說到學習,終離不開在學校接受填鴨式學習的經驗——死記硬背,背誦多於實踐,終致學習的所有在考試後付諸流水。若要學習,有沒有更有效率的方法呢?Edgar Dale提出的Cone of Learning理論中,指出實踐(doing)、與他人互動、一同探索討論的參與式學習,遠遠比口頭講授,甚至是視覺上的接收,其學習成效都遠遠為高;惟偏偏這些主動的學習方法,可能因為準備功夫較多、所需時間較長,在香港極倉卒的主流學校環境內並不常見。

上年在Para Site舉辦完「當家當當家:鮑藹倫回顧展」,鮑藹倫(Ellen Pau)最新個展「大動作」首度在商業畫廊舉行,更是首次親自策展,「我為人好奇好玩,盼望能作多方嘗試。記得當時跟馬凌畫廊確認下來是今年的四、五月份,那時我便直言展品不會全部都是新作,皆因沒有充分時間準備,故有些是重製版。然後去到六月,鑑於當時的社會氣氛,我更大膽向畫廊提出改變整個展覽概念。多得畫廊大力支持及信任,我才能跨過重重難關,完成首次的策展工作。」

不知是否和女性藝術家在西方當代藝術市場日益活躍有關,這陣子不時有針對女性的展覽,前些時候就有藝倡畫廊特意為六位新生代女性當代水墨藝術家舉行聯展「女性 + 水墨 | 中國 + 香港」。而位於荷李活道的兩依藏博物館先於三月舉辦了主要關注學者和文人且大多為是男性的「菊與龍:十七至十九世紀中日東方藝術」展覽,今次則將焦點集中在女性日常用品,小件如箱、盒、托盤及文房等。它們雖小,可在生活中非常實用,可以放在桌上盛裝雜物,或者放在床頭櫃處。及至大型傳統中式家具,如和閨房相關的鏡臺、衣架和架子床等。展覽題為「風華絕冠.東西匯流」可見不止是探索性別和身份在東方社會下構建的表述,還研究當西方觀念、道德和思想傳入後,對傳統儒家文化、男尊女卑概念的衝擊及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