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及中大藝術系聯合舉辦「北山汲古:中國繪畫」展覽,展品精選自利氏北山堂捐贈與寄存於文物館的中國古代繪畫精品,多達120件展品使展覽分為兩期舉行。展品的年代涵蓋自宋元以來的中國繪畫藝術,窺探畫家的創作技巧,以及所處時代環境和藝術氛圍。至清代的山水、花鳥蟲草雜畫、宗教、人物肖像、仕女、揚州、廣東、女性畫家等不同的門類,讓觀眾從堂主利榮森博士(1915-2007)難得一見的珍藏,得以一探其廣博的興趣與精闢獨到的鑑賞品味。

九月,反送中運動期間,警司韋華高以「只見到警員踢向黃色物件」,來回應防暴警元朗示威中對「守護孩子行動」成員的攻擊。警方對抗爭者、市民的物化,可謂貫穿了整個「反送中」運動,成為警察暴力的起源:你們不是人,你們不值得被尊重、你們沒有感受,所以我們可以肆意攻擊你、折磨你,我們這樣做沒有錯,因為我們沒有傷害到「人」,藉此以合理化他們用暴力遏止人民聲音的行為。

在這裡,我想問一個困擾我很久的問題:藝術是必需品嗎?跟據美國心理學家馬斯洛的人類需求階梯(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人的最基本需要依次是溫飽、安全、社交歸屬、自尊及自我實現五層。他提出,人要先滿足下層的需求才有餘裕思考更高層次的需求,換言之餓肚子的人不會有時間去想安不安全,居無定所的人難以談親情、朋友,孤獨的人難談自尊,自尊掃地的人何曾考慮理想。那麼滿足精神需要的藝術與自由,是不是奢侈品?要先要填飽肚子、安居樂業才去考慮?不是的。後來的發展是,人們發現馬斯洛理論裡的五個層次是重疊而且同時發生,五大需求,缺一不可。在動盪的時代,藝術仍然有存在的需要,卻絕非為了附庸風雅,而是為了去表達,去溝通,去排解精神壓力,去回應社會。

從前很喜歡行山,每星期都到山上走一次,這陣子卻很少去郊外了。城內是一片狼藉、風雨,於是甫踏進Gallery Exit的門口,看到黃進曦和楊學德畫香港的一幀幀郊外風景,竟也予我一種「避世」之感,久違了又懷念,熟悉卻又陌生。以這「城外」畫布上的風景,對比現今香港城內現況,教人感覺複雜。

這次「城外」的合作,可謂是「兄弟爬山,各自修行」吧。聞說黃進曦和楊學德是次合作的靈感,來自莫內與雷諾瓦於1869年同遊青蛙塘,用不一樣的眼睛觀察同樣的景物,在畫布上呈現迥異的風情;於是他們相約同遊香港郊野,其中包括大潭水塘、南丫島、城門水塘等地,並各自以畫筆再現、抒發同遊中的所情所感。

由盛夏,轉入初冬了,一場本來可避免的大型社會運動,不但因政府沒有及時作出適切回應而展開,更隨著環環相扣的影響,使香港潛伏的種種暗病如併發症般浮現。抗爭的信念、精神和運用之方法和行動,更隨互聯網散落到地球上不同角落,連鎖效應下燃起世界各地的抗爭活動。身為香港人,箇中經歷是痛苦的、也漫長,而且見不到盡頭,故大部份人都不禁呼喊:「點解香港會變成咁?」「還返以前嘅香港比我!」對於前者,相信大部份人心中有數,世上今時今日有不少事情的成因,都可歸類為「中國因素」;至於後者,時光既不可倒流,甚至即使返到以前亦不見得就是解決問題之法,因此小弟關心的,並不是運動之結果,而是運動帶給我們甚麼啟迪。

「這次展覽是把文學、燒瓷、繪畫,三種中國主要的藝術結合。一件展品就可看到古人三方面的成就。」一新美術館總監楊春棠說。聽來煞是吸引,美術館最新展覽《文武傳奇:明清瓷上丹青》,將展出逾四十件明末清初的瓷器,全部選自七個香港私人藏品。這次主題的瓷器上的圖案、裝飾,是中國古典文學故事情節及當中不同的人物,有《西廂記》、《牡丹亭》、《三國演義》、《封神榜》及《隋唐演義》等。當這些唐傳奇、小說及民間故事漸漸以雜劇或戲曲方式呈現於民間時,文學作品亦轉化為畫作,再把畫作燒在瓷器上。這些明清瓷器便成了承載文學、當時的流行文化及燒瓷藝術的結晶。

我曾寫過,在近代社會運動中:1968年的法國學生運動、1960年日本的反安保條約、2014年香港的雨傘運動,藝術從不缺席。2019年轟動全球的香港「反逃犯條例」運動中,出現的各類藝術品簡直是一次全民創意大爆發。六月尾在十多個國家刊登的頭版廣告,無論由字款、大小和顏色、到圖像的吸引力,皆以大師級專業水準完成。而標題與文字的疏密以至版面空間的處理,一律是國際級的設計水平。這次運動的文宣工作,令香港人也驚嘆自己本地設計的造詣有多高。八月初佔領機場接機大堂時所派發的海報設計,內容清楚簡潔,圖像感染力強,讓旅客於短時間內明白香港近日發生事故的前因後果,又一次反映香港人的創造能力是多麼豐富。

水墨藝博來到第五屆,一直大力支持的當代水墨大師劉國松自不然成了座上客,今屆更出席10月4日的學術講座,與其首席弟子李君毅對談。劉公作為李氏的啟蒙老師談的自然是「當代水墨藝術的文化傳承」,主辦方亦特地請來M+水墨策展人馬唯中作主持。她於2017年策劃M+ 的「似重若輕:M+水墨藏品」展廣受好評,其博士論文更是以戰後台灣抽象繪畫為題,可謂此講座主持的不二人選。

大概由於家居環境狹窄、科技越趨進步,電子書於本港漸趨普遍。然而,不少調查反映,實體書的銷量並未因此受影響,在部分地區更有上升的趨勢;足證撇開環境科技因素,實體書自有其無法被電子書所取代的獨特優勢。那大概在於實體書獨有的質感、書頁的厚薄、紙張的堅韌度,甚至是材質、香氣等元素——自書籍開始出現的數千年間,大概我們都有這樣的共識:唯有將以上元素通通包攬,才能為讀者提供完整的閱讀體驗。

閱讀本來就是一趟旅程,而書籍設計師在其中擔當的角色更是關鍵。最近「設計光譜」於動漫基地舉辦的「貳頁——看好設計」展覽,展出了數百本亞洲出版的書籍、雜誌,及相關產品與字體設計,更有多位書籍設計師的錄像訪問;冀望藉展品既呈現亞洲各地區獨有的設計元素,並構築一個跨領域、跨國界的設計展覽。

社會運動未見結束的跡像,雙方沒有退讓的餘地,各大政治元老/智囊/政治分析員紛紛獻計,仍無法走出這個僵局。一開學,學校就成為另一戰場,無論支不支持罷課,心情都無法平靜,唯有將不同情緒的同學聚在一起,以藝術的方式探討各人當下的心態。藝術離不開生活,我們無法掩耳盜鈴,視而不見,亦不應喪失本性初心,顛倒事非。透過藝術學習中慣用的邏輯思考和討論方法,讓大家坦誠溝通,以開放的態度去看待現實的問題,藉著拆題,反問,分析,再反思,來重視自身當下的狀態,靈魂的歸宿。雖然這種方式不一定能解大眾之困,亦不失為鬆開個人緊繃情緒的治療方法。

「我夢想製作一部徹底斯賓諾莎式的影片,基於倫理學的範疇:憤怒、愉悅、驕傲……這些範疇,本質地呈現關於身體與感覺的純粹影像,每個範疇都以極端的突發性相互聯結。」法國電影導演 Philippe Grandrieux說。

粵劇電影是香港獨有的電影類型。電影作為媒介,盛載了粵劇這文化瑰寶,亦記錄了粵劇紅伶唱做唸打的藝術,箇中更糅合文學、戲劇、曲藝、舞蹈及武打藝術。適逢今年是粵劇成功申請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十周年,香港電影資料館現正舉行的「銀光承傳——粵劇申遺十周年」展覽,讓我們重新回顧粵劇及其電影一路走來的經歷。

香港蘇富比為慶祝及紀念張大千120周年誕辰,於其藝術空間內舉辦的「無象之象:張大千精品展」,展品匯集大師近六十幀在不同時期的代表作,梳理各階段的風格特色。蘇富比中國書畫部主管葉卓敏介紹說:「展品由畫家家屬,以及海內外收藏家提供,部分更曾亮相重要展覽,如剛於六月底在臺北故宮博物院完展的『巨匠的剪影——張大千120歲紀念大展』,亦有從未公開展出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