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舞蹈

Dance

我與舞蹈,是一段沒有開始沒有結束的關係。 我要到火星去。 帶著身體如行李,離開地球。 在2.5萬億英里的距離中千迴百轉, 直至E ≠ mc2; F ≠ ma; π ≠ 3.14159...;

編舞及演出:王榮祿 戲劇構作:黃大徽 演出及助理編舞:邱加希 演出:周金毅、劉曼詩 聲樂:邵樂敏 舞台美術:伍宇烈 燈光設計:劉銘鏗 聲音設計:劉曉江

時間:4月12至13日(五至六)20:00、4月13至14日(六至日)15:00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220

香港舞蹈聯盟(舞盟)公布「香港舞蹈年獎2019」入圍名單,以及白朗唐博士(1948 – 2018)獲頒「終生成就獎」。獎項將於2019年4月18日(星期四)晚上8時正在葵青劇院演藝廳舉行的「香港舞蹈年獎2019匯演暨頒獎禮」上頒發。

自1999年以來,香港舞蹈年獎致力表揚香港舞蹈界的傑出成就,肯定藝術家及團體對本地舞蹈發展的貢獻。曾獲此殊榮之得獎者包括本地舞團如城市當代舞蹈團、香港芭蕾舞團、香港舞蹈團、不加鎖舞踊館和新約舞流,編舞如黎海寧、梅卓燕和伍宇烈;往屆「傑出成就獎」得主如劉兆銘、曹誠淵以及王仁曼。

入圍名單

現今社會重視藝術,然而我們與藝術的相遇未必那麼順利,若找到入門方法,或許能讓我們更易發現箇中之美。相比芭蕾舞與民族舞,現代舞的動作、服飾,甚至內容也沒有特定模式,若沒相關底蘊,應怎樣理解?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由今年9月開始進行一個為期三年的賽馬會當代舞「賞‧識」計劃,顧名思義,就是教人如何欣賞與認識。他們以新穎的設計,在學校互動巡演及舉辦體驗工作坊,讓中小學生得以對現代舞有基本理解,培育他們對藝術的鑑賞能力。近日,北京雷動天下現代舞團的《點睇當代舞:〈棱‧角〉》於香港演出,並由CCDC藝術總監曹誠淵作現場導賞,這亦是計劃的一部分,由老師引領學生走進劇場,直接認識何為現代舞。

常言道「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可對舞者而言,年歲彷佛是一種限制,尤其多年來習舞在身體上累積的傷害,又或體能下降等原因,大多會轉為編舞或導師。假若舞者過了半百仍然在跳,究竟為何而跳?資深舞者喬楊於城市當代舞蹈團擔任全職舞者至今已度過23個寒暑。她是中國第一批現代舞者,更是國際舞蹈界中少數仍然在舞台上躍動的舞者。即將於2019年初上演的《Almost 55喬楊》,是她首個獨舞演出,也是舞團成立40週年來首個長篇獨舞製作,邀來台灣著名編舞家周書毅擔任編舞,資深劇場服裝設計林璟如為服裝顧問及本地資深劇場創作者組成團隊。

野草無比強韌、不畏艱難、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均能生存、探尋一己空間的特質。在黎蘊賢策劃及監製的跨界演出《風平草動》中,將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呈現。該節目是香港藝術發展局「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內的壓軸活動,集結四組不同範疇的藝術單位,於本月25-28日在大館的監獄操場內演出。黎蘊賢首先分享說「我並不是一開始便擬定了議題,才找來各表演單位創作以切合主題,我認為這籌劃的方式缺乏互動及信任。無論是表演團體或其形式都是透過不斷地溝通,交流彼此在同一時期所關心、憂慮或興奮的事情,例如對社會、自身、周遭的限制規範,以及尋覓生存意義等,各自坦蕩面對及承認纏擾內心深處的表述。

一場重遇、重識故人的實驗 ── 評《紫玉成煙》

黃寶儀,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 Nov 28, 2018 評論 | 舞蹈 | 戲曲

李益、霍小玉的情緣自唐代蔣防《霍小玉傳》、延續到明代湯顯祖《紫釵記》,再到唐滌生改編的《紫釵記》。一段才子佳人的傳奇被不斷改編,作品的意義受不同時代背景以及改編者的個人經歷所影響。香港舞蹈團與桃花源粵劇工作舍以舞蹈結合粵劇,重譜唐滌生版的《紫釵記》。《紫玉成煙》截取唐《紫釵記》的選段,以粵劇唱段敘事,配合舞蹈深化角色的情思。舞與戲曲的融合不限於形式上各取所長。在重新搬演才子佳人的故事時,此作以新的視角重審文本中女性的命運,更難得的是其對前作的男性書寫者與男性角色的身分定位進行反思。

香港舞蹈聯盟理事委員會會員及榮譽退休主席白朗唐博士於2018年11月18日早上因癌病離世,終年70歲。白朗唐為香港舞蹈聯盟創會成員之一,自1994年創會以來擔任過不同崗位。他曾於1997至2006年間出任舞盟主席,其後一直擔任理事委員會會員直至離世。白朗唐亦於1998年《舞蹈手札》創刊之初貢獻良多,並創刊之年接任編輯至今,其推動的香港舞蹈年獎亦於今年踏入二十周年。

「茫然先生」的概念來自城市當代舞蹈團 (CCDC)的駐團編舞桑吉加十年前閱讀的一本Paul Auster所寫的《密室中的旅行》書中的角色啟發,講述主角一天起床後發現自己失憶,密室內只剩桌子,椅子及監視器。今次邀來潘詩韻作為劇場構作(Dramaturge),劇場變成一長方形封閉空間,觀眾則在二樓往下俯視,鏡頭的互動令觀眾擁有更強的參與感,有助作品與觀眾在各層面上有更深入的對話和反思。

甫進文化中心劇場外,只有一個身型筆挺的男士靜靜地坐着,臉龐瘦削,膚色略暗,卻不知怎的予人一種如鋼鐵般強韌的生命力,這就是且舞亦編的黃大徽。我倆像是開籠雀,皆因多年前黃大徽也是名記者,他形容自己中途變節,轉投表演藝術的懷抱。在大專時開始學舞,做過打工仔,最後還是放棄傳媒工作投入創作,其作品《B.O.B.》、《1+1》曾多次被邀海外演出。但在本港帶來較多討論的或許是四年前與資深舞者邢亮合作的《無雙》;及後更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春之祭》(2016)。

漆黑一片的舞台令人充滿懸念:隨後台上的舞者四肢發出閃亮如星的白光,他們的肢體躍動,恍如夜空上的星座圖,在萬花筒般的鏡子裝置下,舞動的投影與反射無限伸延,而電音聲效正營造了迷幻空間……新視野藝術節開幕節目《幻之森》(Tree of Codes)屬亞洲首演,製作班底為編舞家Wayne McGregor、視覺藝術家Olafur Eliasson 及作曲家Jamie xx,他們俱為星級藝術家,各自在其藝術領域發揮驚人的創意,《幻之森》無論意念或視聽方面絕對能挑戰觀者對藝術的想像。

愛爾蘭編舞家Michael Keegan-Dolan 今次為新視野藝術節帶來一部Swan Lake,你以為這又是另一部經典新編?不,它不是一名少女被壞心巫師變天鵝、或四個孩子被國王李爾善妒的新太太變天鵝的傳統故事,這齣名字叫《癲鵝湖》的舞蹈劇場,遠遠非你所想像的。

 

世間之大,視線所及卻只剩餘灰濛的密室,一人獨自困惑,不斷膨脹的無助感充斥整個空間……你曾有這種茫然嗎?「茫然是一個狀態,有些人可以很長,也可以很短,是剎那間的一個感覺。」桑吉加如此闡述,這是人生在世時,因遇上不同事情而生的一 種感覺、狀態。著名編舞家、舞者及城巿當代舞蹈團(CCDC)的駐團編舞桑吉加,於今年十月即將上演其新作《茫然先生》。如果說前年的《煙花‧冷》道盡城市故事,去年的《後感性.實相》是探索世間百態與人性,這次的《茫然先生》在刻劃甚麼?

藝術只可在劇場內發生嗎?只要細心留意,便會發現不少藝術活動現正向社區及校園延伸,泛起陣陣漣漪。由今年九月開始至明年一月,香港大型藝術活動「賽馬會藝壇新勢力」正式展開,十二組於近年到海外演出的藝術家及團體,除了在本地劇場演繹作品,亦有流動舞蹈劇場、流動舞台,並走入學校及社區舉辦活動,從而拉近藝術與市民之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