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新聞

News

你可有害怕的事情,又可曾想過要面對它們?當恐懼植根於心中,要將之克服並不容易──你又可曾想過,創作是為逼迫自己面對驚懼,可謂一種克服心魔的過程?「晴空亂流」,對鄺詠君而言,就是這樣的存在。

大多數人傳達訊息,會依靠文字或語言。但對他們來說,肢體和動作就是表達情感、想法和說故事的最佳工具。他們是誰?就是著名編舞家,城市當代舞蹈團的黃振邦、黎德威、林波和黃美玉。

《逆.轉》,由四位當紮編舞家分別編製的四支舞組合而成。四支舞的意涵截然不同,但它們卻同樣有話要說──而且,要用舞步來發聲。

隨著西九龍文化區的開發,及內地和區域文化設施的發展,藝術家的培植固然要緊,藝術行政的培訓亦必不可少。近年香港愈來愈多培訓藝術管理人員的碩士課程,然而香港教育學院將於來年開辦的「藝術管理及文化企業行政人員文學碩士課程」似乎與別不同。

可曾想過,在藍色的天空下,與一眾親朋好友,毋須購買門票,在悠閒的假日裡來到戶外的露天廣場,坐下來,一起分享精彩的表演?聽上去似乎很不可思議,畢竟,香港的劇團大多都在室內劇場或劇院中演出,唯有手持門票的觀眾才能觀賞到表演。在台灣,情況有些不同──光華新聞文化中心盧健英說明,在表演藝術發展蓬勃的台灣,戶外看演出已然成為了台灣人的一種生活方式;而愈是有名劇團,就愈發重視戶外演出,這就是所謂的「野台」文化。它與廣東話中的「戲棚」意思相近,從前人們興高采烈地在戲棚下睇大戲一樣,代表著一種老少咸宜、人人皆能參與的娛樂。

現代音樂對普遍人來說感覺比較陌生,大部份學生學習鋼琴或弦樂都只會演奏古典樂章,而鮮有接觸現當代的樂曲。有鑑於香港缺乏正規現代音樂訓練,香港創樂團特別籌劃「現代學院」,以住讀課程教授現代音樂及室樂,並由外國與本地的專業樂師擔當課程導師。

今天,香港的藝術百花齊放,中西文化匯聚交流,大家已視作平常。但曾幾何時,香港還沒有藝術館、畫廊,更沒有香港大會堂,藝術展覽只有聖約翰教堂旁的附館,在資源匱乏下,仍有一群本土藝術家在默默耕耘。在芸芸「拓荒者」中,能引進西方新思維,卻又保存中國傳統神髓的,當數韓志勳。更難得的是,他年屆91歲高齡,仍天天作畫,體現藝術創作的無窮活力。

在香港,做剪紙藝術的人不多,一談到剪紙,大家很容易便聯想到新春時的傳統圖案,或紅雙喜一類的字圖。李靜嫻(Laura Nogueira Li)卻不甘於單為喜慶而剪,她的剪紙作品大多圍繞社會時事與政治人物,以傳統工藝盛載最熱門的社會話題。

前捷克共和國總統哈維爾於前年去世,舉世哀慟,他不單是1989年捷克天鵝絨革命的領袖,更是知名的作家及劇作家,對捷克的民主進程影響深遠。7A班戲劇組便挑了他的The Memorandum,重新改編及翻譯為劇作《疊配文》,成為今屆「世界文化藝術節2013——東歐芳華」的演出劇目之一。

近年,越來越多香港人喜歡往東歐旅行,俄羅斯、烏克蘭、捷克、羅馬尼亞等地不再是從前感覺神秘又遙遠的國度,卻又說不上十分熟悉。由康文署主辦,10月18日至11月17日舉行的「世界文化藝術節2013——東歐芳華」便將東歐各國的藝術精粹帶來香港,以多場舞蹈、戲劇、音樂、電影及展覽,呈現東歐豐富多姿的藝術面貌,讓這趟文化旅程在香港展開。

曾經,香港中文大學四十周年的時候,也辦過話劇,找來一眾中大舊生在台上一起緬懷過去的點點滴滴;今年已屆五十周年,中大轉而與香港話劇團合作,並邀請同是中大舊生的莊梅岩擔任編劇,就是現正上演的《教授》。看來這所老牌大學不再單單滿足於往日的光輝歲月,更望探討一下大學之為大學的本質——教育,到底所謂何事﹖

藝術不一定要在博物館或畫廊的四面牆內,尤其新媒體藝術講求與公眾互動,走到街頭,甚至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蕭子文(Eric Siu)創作的人類攝影機Touchy,即使是電子感應裝置,也沒有給人冷冰冰的感覺,因為Touchy正正強調人與人之間的接觸與溝通。

每年到了這個時候,各間大專藝術學院也都密鑼緊鼓地舉辦畢業展,不少本地畫廊亦趁機在其中物色具潛質的新晉藝術家。10號贊善里畫廊的「香港起動」便搜羅了城大創意媒體學院、中大藝術系以及浸大視覺藝術學院八位畢業生的作品。雖然背景、主題、媒介各有不同,是次展覽卻盡見策展的功力,作品隱隱協調而互相呼應,呈現出地道而清新的香港當代藝術面向。

自2006年「第一屆國際共融藝術節」首度舉辦以來,事隔七年共融藝術節終於捲土重來,可想而知,展能藝術家要爭取曝光機會,展示藝術作品及演出,殊不容易。今屆藝術節將會舉辦一個視覺藝術展、三場涵蓋音樂、舞蹈與劇場的演出,以及六場工作坊,讓公眾人士能多方面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