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戲曲

Drama

香港八和會館「粵劇新秀演出系列」連續9年舉辦,今年將於10月回歸油麻地戲院!本演期將於10月21日開鑼,藝術總監新劍郎、陳嘉鳴、王超群、龍貫天悉心挑選6個精彩劇目,指導多位粵劇新秀演員擔綱演出,包括《鳳閣恩仇未了情》、《漢武帝夢會衞夫人》、《雄才偉略女兒兵》、《劍底蛾眉是我妻》、《紅鸞喜》、《洛神》。其中《雄才偉略女兒兵》是首次於本計劃上演,絕對值得期待!

除了長劇演出外,亦將繼續舉辦去年好評如潮的粵劇X油麻地導賞團。今次導賞員將帶領大家走訪多個油麻地老店,發掘多個區內與粵劇有淵源的地點,探索香港粵劇歷史,齊來一起「遊」麻地,看粵劇!

香港八和會館得到粵劇發展基金及康文署的支持所推出的「粵劇新秀演出系列」於過去八年已培育過百位粵劇新秀演員。本年度八和再獲粵劇發展基金和康文署的鼎力支持,繼續於油麻地戲院上演超過一百場演出,為粵劇界培育台前幕後的接班人。

萬眾期待 七月回歸

本年度計劃將於2020年7月至2021年2月期間,在二級歷史建築油麻地戲院上演68場晚間的粵劇演出,同時將推出近40場的推廣演出及活動。演出共分為五個演期,首個演期(演期一)為2020年7月15日至8月8日(節目詳情見附表),共上演8個不同劇目、合共16場演出。

喜氣洋洋 迎接新演期 -《金鳳銀龍迎新歲》及《搶新娘》

一提起杜韋秀明,粵劇戲曲界無人不識,這位對香港粵劇發展的重要推手,身兼多職:香港粵劇商會主席、香港青苗粵劇團創辦人及董事會主席、香港八和會館理事主任、演藝青年粵劇團團長等,在推廣、保育粵劇文化,培育下一代可謂不遺餘力。問她當初是如何開始,她笑言全因心口掛個勇字,並且深信「沒有事情可以把我難倒。」

也斯,詩人、小說家、散文家、學者、老師,由少年時代起筆耕不輟,一生致力於文學研究和創作,影響了幾代香港人。毫不誇張地說,如果沒有也斯的推動,「香港文學」和「香港文化」並不會被當作嚴肅的研究課題,存在於學界。也斯已然是一個文化符號:他的創作既寄情本土又有世界眼光,這在香港作家中,並不多見。多產的也斯最動人的作品,始終還是他的詩歌。漢學家顧彬就曾盛讚其「宋朝詩歌美學」,因為任何日常點滴、微小的事物都逃不過他的觀察和記憶。也斯的詩歌紀錄的雖然是過去,但叩問的卻是當下和未來,這一點,令他的詩至今讀來都不覺得過時。我們常常跟著他的詩歌叩問:香港究竟是甚麼樣的存在?她又將何去何從?

在香港八和會館的遊說及爭取下,香港政府民政事務局劉江華局長於2月14日,與本會主席及代表會面。本會在會議上力陳粵劇界於疫情下的困境,向局長提出緊急支援方案。 民政事務局劉江華局長於今日(2月20日),邀請文化藝術界各個範疇的代表參與會議,並宣布「藝術文化界資助計劃」,建議從「防疫抗疫基金」撥出1億5,000萬協助藝術文化界渡過難關。經劉江華局長說明,和與會者討論後,藝術文化界對「藝術文化界資助計劃」表示認同。此外,劉江華局長亦提供了撥款的時間表,希望能於3月以內將支援金直接發放予文化藝術從業員。

由於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康文署於 1 月 28 日公佈,由 1 月 29 日開始,停止演出場地運作。其他演出場地紛紛依隨政府的做法,產生了骨牌式的效應,粵劇演出相繼被取消。最後,地方主會亦開始取消神功戲,對業界引發災難般的生計危機。

本會於 1 月 28 日、1 月 29 日、2 月 11 日及 2 月 13 日,舉行了四次「應對停止演出」緊急會議,並於 1 月 31 日發信予民政事務局劉江華局長,要求會面商討政府如何採取應急措施,協助粵劇業界的全體從業員渡過是次難關。

粵劇電影是香港獨有的電影類型。電影作為媒介,盛載了粵劇這文化瑰寶,亦記錄了粵劇紅伶唱做唸打的藝術,箇中更糅合文學、戲劇、曲藝、舞蹈及武打藝術。適逢今年是粵劇成功申請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十周年,香港電影資料館現正舉行的「銀光承傳——粵劇申遺十周年」展覽,讓我們重新回顧粵劇及其電影一路走來的經歷。

甫來到「查篤撐」兒童粵劇協會位於荃灣南豐紗廠的新校舍,便聽到剛上完早上長達三小時課的幼稚園生仍然充滿精力、跳跳紮紮地圍著創辦人馬曼霞女士團團轉,親切地叫著馬校長告訴她今天怎麼啦、昨天又怎樣過。馬校長開心地說「學生們習慣開口表達自己,他們之所以肯講原因是知道我會細心聆聽,這是靠雙方相互的信任所建立起來的習慣。他們不用怕講錯說話,最緊要是開口說。」

第十屆中國戲曲節陣容鼎盛,一眾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領班演出,為香港觀眾展示不同劇種的高水平表演。除了京劇、崑劇、粵劇、越劇,今年還有甚少機會在香港看到的梨園戲和甌劇,每個劇種都各具特色,各有韻味,讓戲迷大飽眼福、耳福。

伴隨著西九戲曲中心的盛大開幕,中心推出一系列粵劇的活動讓公眾參與,今年一月初更請來粵劇研究學家陳守仁教授談「神功戲」。他特以「神功戲」為題,甫開始便介紹到「傳統戲棚是用鐵皮竹桿來搭棚,現在則多用上鋼枝及纖維膠做帳幕。棚頂多是尖形以方便雨水疏散,建造費用可高達一百萬元,並由籌辦主會出資興建。神功戲為請神看戲,故神架多會擺放在對正戲台的位置,或搭建出對著正廟的戲台。我見過最有創意安放神架的方式就是當戲棚搭在室外操場時,便把神壇置在籃球架上。簡單說神功戲的本質就是為神做功德,包括節日、慶祝神誕、配合打醮、平日的燒香拜神及修建祭壇或廟宇等,不單只包括演戲。一個社群籌辦戲曲演出,藉以『娛人娛神』及『神人共樂』,這些演出便可稱之為神功戲。

位於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二樓的茶館劇場已於去年12月23日起演出全港首個茶館戲曲節目──「粵.樂.茶韻」。為培育新演員、吸引新觀眾,提高節目水準,中心特意籌辦「茶館新星劇團」駐場演出,並由羅家英擔任藝術系策劃及導演,帶領本地年輕演員、擊樂領導及樂師,讓熱愛戲曲的青年人才和觀眾們作零距離的接觸。相比起可容納千多人的大劇院,茶館劇場只能容納最多200人,約760平方米大,主要為小規模製作而設。劇目以精選粵劇折子、粵曲演唱和粵樂演奏為主,配以粵語專業導賞,並附有中英文字幕,讓觀眾更易領會粵曲的神髓。加上表演期間奉上茶點,令人感受另一番風味。

一代紅伶吳君麗於去年9月26日辭世,香港文化博物館為紀念這位粵劇名伶,特別在粵劇文物館舉辦「伶影雙輝—吳君麗舞台藝術剪影」文物陳列,展期由即日起至2月25日,展出她早於2004年已捐贈予博物館的服飾,如在《百花亭贈劍》中所穿過的戲服、盔頭、頭飾、把子、道具、劇本、宣傳刊物和劇照等文物。一級助理館長連凱恩介紹說「麗姐自1991年於新加坡舉辦完個人演唱會《吳君麗獅城會知音》退出舞台後,仍對粵劇文化傳承不遺餘力,把自己多年來演出所用的逾3,500項珍貴藏品贈予我們,這無疑對研究和推廣粵劇藝術方面有莫大的幫助。

戲曲開始前,通常一陣鑼鼓聲奏起,吸引民眾前來觀賞。新年伊始,但鑼鼓聲已由往年年尾敲響至今,吸引各大戲迷注目,這就是西九文化區首個表演藝術設施 ── 戲曲中心正式開幕的前奏,一連8日的跨年活動,如粵劇折子戲巡禮、茶館演出介紹場、戲曲電影放映等,為戲曲中心於今年1月21日開幕前營造強大的聲勢,更邀得粵劇名伶白雪仙擔當《再世紅梅記》藝術總監,而這亦是戲曲中心正式開始的首個表演劇目。戲曲中心由設計至落成歷時8年,耗資約27億港元,佔地逾2.8萬平方米,究竟當中的設計概念及用意何在?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為項目的總舵手,他在傳媒預覽與記者同遊一遍,除了大劇院的設計值得細嚼外,我們駐足中庭的時間也不短,微風輕拂,他在中庭禁不住問我們一句:「很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