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news Menu Page List

戲劇.音樂劇

Theater

「明天的惡果是由今天對問題視而不見而起!」這是影話戲劇團作品《我的50 呎豪華生活》(海外版)簡介首段之言。50 呎的劏房又怎樣豪華?據政府統計處數字所得,現時全港近21萬名劏房住戶,人均58.2呎。難度真的心中富有,便可忽視種種不公或政策失當所帶來的痛苦及影響?影話戲以劏房為創作核心,呈現各人在狹小的環境下,其心路歷程及面對的各種問題。作品自2014年首演後,先後多次重演,亦參加蘇格蘭愛丁堡藝穗節、臺北藝穗節和深圳戲劇雙年展。這次的海外版是在香港首演,邀得導演羅靜雯、演員賴恩慈及郭嘉熹分享箇中體驗。他們希望觀眾不要用獵奇心態看待,因為當中涉及的,正是大家需共同面對的問題。

這篇章刊登的時候,是天蠍座的月份,也是小妹正式踏入三十三歳的深秋。今年的生日對我而言是別具意義的,因為我將要離開熟悉的一切,向未知航行。人很有趣,當你越需要勇氣面對將來,你越需要強烈的想像力,也同樣越需要回望過去找尋各種力量的根源。愛爾蘭大文豪詹姆斯‧喬伊斯曾說過:「想像就是記憶」,實在是一言驚醒夢中人。我們的一呼一吸,在發生的當刻已經成為過去,但它們卻奇妙地躲藏在回憶中某些角落,在你不知不覺間感染著你對未來的看法,猶如一種奇妙的投射。

紀錄總是合成的。紀錄劇場《山下的證詞》以南亞裔香港人的生存實況為題材,透過自述、採訪、政府檔案、書籍和影視片段等不同媒介構成主要內容。雖然這次創作以社會現實的問題為主體,但創作者同時也將自身的紀錄者位置呈現在觀眾眼前,並揭露「紀錄」本身的再現結構。天台製作利用即場攝錄轉播(Live feed) 加上色彩嵌空(Chroma key)的影像合成技術,以簡單的綠幕合成及其他特效,配合人偶、照片播報(slide show)和演唱等多種媒介,靈活地組合成豐富生動的演出。

香港知名作家梁秉鈞教授(又名也斯,1949-2013)留下的珍貴詩篇,會如何走進劇場?即將上演的《「島物詩游」也斯進劇場》,由資深劇場人陳麗珠導演及表演,我倆甫見面,她即從行李中拿出一本厚疊疊、帶點歲月的書,那是在2014年時、舉辦的詩與藝術展覽「回看,也斯」同名的紀念詩畫集。手執著《回看,也斯》,陳麗珠溫柔且輕聲的對我說:「先看看吧,再談。」這260頁蘊含了也斯多年來的創作,百多首詩篇難以在一個訪問中看畢,但看到便條紙散落在書中不同的地方,不禁令人好奇,陳麗珠會怎樣把各首詩串連起來,會如何解讀、及與眾多表演者把詩演繹出來?

每次談到寺山修司始終帶上一層神祕色彩,一方面是寺山的多元身份,作為詩人,又同時身兼編劇導演、舞台劇製作人、作詞人,又是一位馬評家。他的創作與他的同代人一樣,從不受承載的媒體所影響,他不單是60至70年代日本小劇場中極具行動力的領軍人物,在主流或是地下劇場,他皆佔一席之地。在寺山47年的短暫人生中,率先導航了日本視覺藝術的形成,他翻起的青春狂想,填補了後學運年代。在他的世界裡,逃避家庭的孩子、控制與受控的關係、對自我的質疑,都是恆常的主題。說他的創作天馬行空,倒不如說他敢於走入獵奇式的怪異世界,令各類人種也可從中找到自己。

「我不是要說現在的西九不是,而是回望西九計劃開始後的一段時間,我們是不是錯過了很多。」一條褲製作的新作《香港藝術的前世今生》,題目就是圍繞著西九,香港如今不再被指責是文化沙漠,每星期都有頻繁的文化活動,從視藝、音樂到劇場都應有盡有,即將落成的西九項目,會對藝術圈帶來怎樣的轉變?

一直聽著《会社人間》身兼編劇、作曲、作詞的當紮音樂劇演員鄭君熾(下稱阿佐),講及他過去上班的經歷,實在聽到人汗流浹背,假若人生是戰場,從阿佐口中提到的職場人生相信是活生生不見血的戰場,「就算是最平常的溝通、電郵、電話都變成殺戮戰場一樣。」在公司每一步也要好小心,因為你不知對方是好人還是壞人。阿佐說他今次要用音樂劇,回顧這段人生經歷……

自小家裡總是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書,因為爸爸非常喜愛閱讀文史哲、媽媽則只愛看偵探懸疑小說。所以,我們三姐弟妹就自然會模仿爸媽,自動自覺閱讀和寫作。縱使我們長大後選擇的職業不同,卻肯定經歷過啃書的階段。小時候,如果我和弟弟吵架了,天蠍人馬交界的他首先就會弄髒我最喜歡的書來傷害我,例如偷偷在我的金庸小說中每一段精彩句子也幽默的用螢光筆打一個勾,然後兩隻蠍子會繼續用不同的方式去冤冤相報何時了。鬥得太久不如算了後,我和弟弟便會拿原稿紙寫自己的武俠小說然後交換看,互相鼓勵,寫了十幾回,很熱血,但當然從來沒有完成過。家人和親戚到茶樓吃飯時,如果沒有我可以加入的話題,我就從袋裡拿出「快易通」,然後沒甚麼禮貌的一邊讀《咆哮山莊》一邊督督督,督完用筆寫下詞義。

文化北歐:運動與時尚篇

鄧智文(文化九公) Nov 03, 2019 戲劇.音樂劇 | 舞蹈 | 音樂

北歐人重視生活品質,生活態度上卻是知足、回歸本質,就是那種「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平衡心態,不單從他們著重家庭生活、對工作與興趣的平衡發展可見;他們對設計的簡約美學概念、在環保政策的出色表現,甚至兩性平等的追求,都在在顯示出來。

北歐人重視生活品質,生活態度上卻是知足、回歸本質,就是那種「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平衡心態,不單從他們著重家庭生活、對工作與興趣的平衡發展可見;他們對設計的簡約美學概念、在環保政策的出色表現,甚至兩性平等的追求,都在在顯示出來。

北歐人重視生活品質,生活態度上卻是知足、回歸本質,就是那種「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平衡心態,不單從他們著重家庭生活、對工作與興趣的平衡發展可見;他們對設計的簡約美學概念、在環保政策的出色表現,甚至兩性平等的追求,都在在顯示出來。

北歐人重視生活品質,生活態度上卻是知足、回歸本質,就是那種「不多不少剛剛好」的平衡心態,不單從他們著重家庭生活、對工作與興趣的平衡發展可見;他們對設計的簡約美學概念、在環保政策的出色表現,甚至兩性平等的追求,都在在顯示出來。

劇旳第三幕問:今天需要長毛?

我在(上)那期回答了:「一半需要,一半不需要。」不需要部份,我在(中)期寫了,今日續寫需要的原因。